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2

#学弟x学长paro,私设过多,雷请别点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qwq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大概3-4w字这样,希望不坑qwq

BGM:青い夢ー森翼

前篇:.1

2.

不知是否一旦关注起一个人,他的消息就铺天盖地而来。

"听说这学期尹学长要上台唱歌了!"

"尹学长是那个开学的时候跳芭蕾的吗!他好厉害啊。"

"我听说他还是个学霸,之前的全国地理竞赛拿了一等奖!天,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黄景瑜刚下早训汗津津地走进教室就听见有人在悉悉簌簌地谈论着什么,他敏锐的捕捉到一个词。

尹学长。

全校姓尹的不多,而这么出名的尹学长黄景瑜只认识那一个,尹昉。

原来只有自己不知道这个大名人吗?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双腿伸长架在隔了一条走道的邻座麦亨利的桌子下面的横杠上,拿起桌上的水咕噜噜喝了半瓶才停下,水珠滴溜溜的往下滚,打湿了他的上衣。

麦亨利趴在桌子上扭头看他,抽了张纸巾递过去,"擦擦,别损坏了你级草的形象。"

"什么级草,谢了啊!"黄景瑜笑笑接过纸巾,随意地擦了擦水渍,复又开口问他,"哎小麦,你是舞蹈社的?那你认识尹昉吗?"

"当然认识啊,我们社常任指导!没想到啊,我们鲸鱼除了柔术和篮球居然还有能让你感兴趣的事情。"小麦打趣地说。

"没办法。"黄景瑜把篮球抵在指尖上,旋了一下,转起来,他叹了口气,"我也是上星期才知道,他和我是青梅竹马,我干妈是他妈妈。"

他说话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但是恰好那会儿班里特别安静,那句话就在空气中显得特别清晰,几秒之后整个班都像炸开的锅。

"真的假的!鲸鱼你认识尹昉!你和他熟吗?"在黄景瑜周围的同学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左一句右一句,问题像炮弹一样轰炸着他。

脑壳疼。

"你们冷静啊,我和他也就见过一次,对他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啊!"黄景瑜不得不站起来,让声音离他的耳朵远一些。

"你见过他呀!他很少下来的,我都只见过一次,就开学的时候!"

"他是不是很好看啊!长的超级嫩,我都不敢相信他是学长。"

我也不敢相信啊,黄景瑜腹诽。

"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去吧,快上课了。"坐在黄景瑜旁边的麦亨利赶紧出来解救他。

说完这句话刚好上课铃就响了,围在黄景瑜周围的人也作鸟兽散。

黄景瑜长叹一口气,坐在座位上,长腿不安分地放在过道,他摸出手机,在堆满书的抽屉里偷偷给小麦发微信。

黄景瑜:你懂我意思吧,嗯我懂你意思.JPG

麦亨利:666,班主任的课都敢玩手机

黄景瑜:不敢不敢,不打扰大哥上课了

他从聊天界面退出来,刚好看到头像是一片海洋的对话框,备注上还是没有更改过的InFun。
他加了尹昉的微信却还没给他发过短信,想到刚刚的事忍不住点开了对话框给他发了个表情。

黄景瑜: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JPG

本来发完信息就想关手机的黄景瑜没想到下一秒就收到了回信。

尹昉:???怎么了

黄景瑜有些讶异:学霸上课也玩手机的吗?

尹昉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正在查公式,本停留在导数计算难题上的笔放下了,紧皱了很久的眉头舒展开来。他学习成绩好,老师管的松,所以在手机这个问题也变得不是问题。

黄景瑜等了一会儿没见他回复信息,想着人可能在忙其他事,准备锁屏时却看到顶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他将书摆在面前,右手装模作样地抓着一支笔,另一边手却放在抽屉里拿着手机等短信,视线时不时往下瞟。

尹昉:在查公式。

尹昉:对了,干妈说今晚去看你奶奶了,让你和我住一晚。

黄景瑜瞟了一眼手机屏幕,没看清楚,正准备低下头认真瞅一下,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他以为是后桌又找他借东西或者是让他低低头,有些烦躁地转身准备看看,却对上了班主任杜老师带着笑意的眼睛。玻珠一般大而透亮的瞳孔让黄景瑜足够看得清自己脸上写的惊恐表情。

班主任杜老师,平时看着温柔和气,也不会发火,甚至你可以跟他开一些比较恶劣的玩笑,但就算是这样,学生们也不敢轻易觉得这老师好欺负,白切黑的老师永远最可怕。

“跟女朋友聊天啊?就算她跟你分手你也不能上课玩手机哦!”杜老师朝他伸出手,指了指抽屉里的手机,然后掌心向上摊开,示意他把手机交出来,“下课还你,别担心,来,这节课你就拿着书去后面站着听吧,估计你体力这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黄景瑜被抓个现形,也是无法,只能拿着课本在众目之下走到教室后面,才刚走过一个桌子杜老师又叫住了他,“对了,你刚刚拿着笔的样子多练练,我读书的时候都伪装得比你好。来,笔拿上,一直拿到下课才有效果哦!”

现在我们来算算黄景瑜同学的内心阴影面积?

尹昉接连发了两条短信都没等来黄景瑜的回复,思考了一下打算干脆等会下课下楼去找他。所以当尹昉从楼梯口拐到教室门口,透过玻璃窗看到一个大男生有些可怜巴巴地怵在教室最后面站着的时候很不厚道的笑出声了。

黄景瑜拿着笔的右手已经酸软得像被抽掉骨头一样,他有些难受地耸了耸肩,扭了扭脖子,好巧不巧撞进了尹昉的瞳孔,站在门口外的男生笑的露出兔牙,眼睛都快笑的没有缝隙了。他本来想咧开嘴朝尹昉佯装生气的样子,却没绷住破功了,跟他一样笑得见牙不见眼,甚至装深沉地摇摇头,叹了口气。

杜老师在下课两三分钟之后总算放过这些迫不及待等着下课的学生们,他招了招手喊黄景瑜跟他去趟办公室,尹昉看黄景瑜要被带走了连忙从杜老师手下抢救过来。

“杜老师!”尹昉站在门口朝杜老师喊了一声,“刚刚我和景瑜在商量事情,是我的问题,你不要怪他。”

杜老师教过尹昉,对他的语言能力很是欣赏,本来他就没打算罚黄景瑜,既然有人替他辩护那他也不想为难人家,“行吧,下次不要上课发短信了记得吗!”

黄景瑜从杜老师手里接过手机,连忙点头,诚恳而坚定地回答,“知道了知道了!”

看着杜老师走远的身影,两人才长舒一口气。

尹昉转过头跟黄景瑜道歉,“不好意思啊,让你罚站了。”

“小事,你说今晚我跟你一起住是什么情况?”

“我那儿就我一个,我妈回美国了,你别担心。”

黄景瑜并不是不愿意,只是他有点领地意识,稍微不适宜陌生的环境,他摸着下巴露出有些犹豫的样子。

尹昉眼睛里的光随着他思索的时间慢慢黯淡,“如果不愿意的话……”

“好吧。”黄景瑜的目光落在面前人有些孤单的样子,没来由的一阵心疼,索性放下自己的顾虑答应了。

那双黑亮的眼睛瞬间被雀跃充盈,“那我放学了以后来找你!”

话音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开来,融进空气的小缝隙里。黄景瑜还准备开口说什么,尹昉却溜得跟兔子一样迅捷,生怕跑得不够快他就会反悔一样。

其实尹昉一直在试图跟他恢复关系吧。

他想,毕竟自己可能是他那段童年时光最好的玩伴。

可自己却什么都记不清了。

没有想过的再次相遇,变成了单方面的等待,等了这么久,还孜孜不倦的守着回忆。

既然等待的人都为此走出了那么九十九步,为何自己不尝试着走出那仅剩的一步呢?

本来还被大块绵软的乌云遮挡住的天空,骤然泻下一束浅淡的光,或许微弱到不足以融化坚冰,但足够照得人心里亮堂。

“进来坐吧。”尹昉从鞋柜里取出一双干净的拖鞋放在黄景瑜面前,他把刚刚回家途中买的新鲜蔬菜拎到厨房的梳理台上。

黄景瑜换了鞋从玄关走进来,环顾四周,淡绿色的墙壁显得清新又自然,整个色调恬淡舒适,就像房子的主人一样,"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绿色?"

"还好吧,绿色保护眼睛。"尹昉从冰箱里拿出前几天的草莓,踮起脚将榨汁机拿出来,他细心地将草莓蒂摘除,洗净,然后一股脑全部倒进去,摁开开关。

榨汁机的刀片和果肉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这理由有意思了。”黄景瑜坐在沙发上随手捞起摆放地整齐的莎莉抱枕,"你近视吗?"

"啊?"榨汁机的声音几乎覆盖了黄景瑜的声音。

"你近视吗?"黄景瑜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视线落在茶几上的眼镜盒上,周围摞了一叠书,最上面摆着的是奥威尔的《1984》。

"嗯,我戴隐形眼镜。"榨汁机的声音停下了,尹昉端着两杯草莓汁走出来,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他,剔透的玻璃杯鲜明地将草莓汁甜蜜的颜色呈现出来,清爽的味道刺激着味蕾和神经。

"你先喝这个吧,桌上有曲奇,饿了先吃,我现在去给你做饭。"尹昉满意的看黄景瑜将草莓汁喝下,看了看时间转身走进厨房,"对了,WIFI密码在电话旁边。"

黄景瑜应了一声,却没有拿出手机,而是从书堆里挑了一本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他对书本身其实兴致缺缺,毕竟体育生平时训练就很辛苦,没有什么时间去静下心来读一本书,或许尹昉本身就有让人安心的气质,竟动起了想看书的念头。

油锅被火焰烧灼,发出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响,抽油烟机的振动交杂其中,瓦罐里的骨头汤咕噜噜的翻滚着。

厨房的热闹和客厅的清净并不会格格不入,相反温馨又和谐。

"吃饭了。"尹昉围着可爱的莎莉围裙,将菜品一个个端上来,三菜一汤--番茄鱼,酱骨头,茄盒包肉,都是为了照顾黄景瑜这个体育生特地做的荤菜。

黄景瑜从书中瑰丽的世界中挣脱出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尹昉端着碗装汤的样子,暖黄色的灯光晕染地他皮肤细腻,长睫如蛾,嘴角挂着的浅笑有那么几分缱绻,在光影交汇的这一刻晦暗不明,柔软的黑发有几丝不听话地翘起,衬得人更加可爱。

尹昉被炙热的视线烫的转过头来,不出意外的看到黄景瑜紧紧盯着他的目光,他眨眨眼,歪头笑了笑,“怎么?再看我就收利息了?快过来吃饭。”

黄景瑜才回过神来,他伸了个懒腰把书规矩地放回原处,走到餐桌前欣赏精致的菜品,“你是个宝藏男孩吧!怎么什么都会啊!”

“宝藏男孩是什么?我一个人住,不会做饭怎么行呢?”尹昉将汤碗放到他面前,“尝尝看。”

“好喝!”

“其他的也尝尝,我还没给别人做过呢。”

“这些菜我都是第一个试菜的吗!突然觉得我地位好高啊!”

“是是是,快吃饭!”

黄景瑜风卷残云一般将菜吃的精光,他主动承担了洗碗的重任。尹昉也没跟他客气,帮他捡了碗筷就去洗澡了。

“景瑜,去洗澡吧。”尹昉湿着头发从热气腾腾的浴室走出来,水珠顺着发丝流过光裸的额头和高挺的鼻梁,他双手拿着浴巾擦拭着头发,朝躺在沙发上看书的黄景瑜说。

“嗯。”浴房飘出氤氲的水汽混淆了暖光的灯,黄景瑜应了一声放好书,从包里拿出换洗的衣服。

“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冷水,天凉了别洗太冷,沐浴露和洗发水都在架子上。”尹昉跟着他走进浴室,跟他交代到,黄景瑜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那我走了哦。”

或许是地上积水有些多了,又或者是棉拖的鞋底摩擦力太小了,尹昉跨出浴房门口时不小心打滑了。

“小心!”

黄景瑜急忙拉着他的手腕用力一扯,将他代入自己怀里。

彼时尹昉还停留在打滑的那一瞬间,下一秒就被毫无防备地揽住了腰,因为动作而带起的风将黄景瑜身上浅淡的柑橘味送入他的鼻子,明明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清爽而酸甜的味道像是要将他包裹起来变成自己的所有物一样。

他不偏不倚地挨在黄景瑜的胸膛上,双手撑在腹部,温热的触感冲破布料的阻隔传达到他的手掌,结实的肌肉甚至可以在手掌处描绘出轮廓。

黄景瑜的心跳有力,一声一声贴着耳廓钻进耳蜗,听的他忍不住心跳加速,他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被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所撼动。

他轻描淡写地掩盖了自己的触动,从黄景瑜怀里退出来,“谢了,你快洗澡吧!”

尹昉转身离开的背影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

黄景瑜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尹昉皮肤的触感还残留在他指尖,浴室里的空气都是方才尹昉身上的香味,清冷又热烈的雪松,明明鼻尖全是这个味道,但黄景瑜觉得尹昉身上的味道比这浓烈一百倍,好闻一百倍。

他甩甩头将杂念驱赶出脑海,专心洗澡。

等黄景瑜洗完澡出来,尹昉已经将客房准备好了,“今晚就睡这吧,床单和被套我都换过了。”

他看到黄景瑜头发还在滴水,又从客厅取来吹风机递给他,“吹干头发再睡觉。”

“嗯。”黄景瑜接过吹风机,他目光灼灼,盯着尹昉笑,“你先睡吧,高三学习辛苦,还为我忙上忙下这么久。”

“好吧,那晚安!”尹昉替他掩上房门,那张挂了微笑的脸慢慢消失在黄景瑜视线里。

“晚安。”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有多少人可以为你深夜送上一句晚安。

你是第一个。

评论(9)
热度(118)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