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11(完结)

#学弟x学长paro,私设过多,雷请别点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很流水账的最后一章qwq

BGM:キセキ-green boys

前章:.10 .9  .8 .7 .6 .5 .4 .3 .2 .1

11.

深爱藏在时光深处。

三月末的时候,南京下了一场瓢泼大雨,豆大的雨滴砸在水泥地板上,泛起层层叠叠的涟漪,树上正盛放的花瓣被雨点片片打落,在空中打着旋跳着舞,最后跌在水波里,随水流飘荡而去。然后整个校园也像被上帝撒下祝福的清露,由内而外地洗礼了一遍,各种花浅淡的味道交融杂汇,顺着窗沿一寸寸地爬进来。

尹昉正奋笔疾书写着学业水平测试的考试卷。卷子上的题目问的是摩洛哥地理位置及其优越性,但他时不时抬头望向窗外,心里想的是等会考完试回去要做什么甜品给来接他的黄景瑜去去寒。答题的时候不注意,差点就把“糖不甩”写了上去。

铃响后匆匆交了卷的尹昉背起书包就往楼下跑,他站在屋檐下等黄景瑜来接没有带伞的他。等得无聊了就看从苍穹滚落的雨,听耳边时隐时现的风声。

雨点砸在单车铁棚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有些吓人。都快跨越物态变化直接进化成冰雹了,尹昉一边腹诽着,一边擦去被风吹进来砸在脸上的雨水,有些疼。

大雨里看人总是不那么清楚的,像拢了一匹月光做的布,尹昉瞪着他漂亮的大眼睛,企图辨认雨中那抹身影来者何人。

黄景瑜被这场来势汹汹的大雨欺凌地体无完肤。他出门还颇有心机地选了把小伞,美滋滋地想着尹昉主动往怀里钻——软玉温香抱满怀。结果走到半路雨突然大了起来,还刮起了风。有一条路的积水疏通不那么好,黄景瑜的拖鞋都被冲掉了两次,来到校门口时已经一身水淋淋的。值得庆幸的是,那把小伞还很坚强,完好无损的。

黄景瑜把伞往尹昉手里一塞,然后弯腰,有力的手臂勾住尹昉的腿弯,把人打横抱起。幸好胸膛这一片被黄景瑜好好地护着,还是干燥且温热。

“你……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啊!”尹昉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臂因为双脚突然被迫腾空而环住了黄景瑜的脖子,他用手拍着黄景瑜的背,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各色雨伞撑开时隔绝了视线和慌忙奔走在大雨中无暇顾及其他的人流给黄景瑜提供了一个好机会,他心满意足地抱起自己的恋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没事,就你这个重量我能扛你回家呢。你好好撑伞,现在你可是关键时候,不能生病了。”

黄景瑜的声音就贴着尹昉的耳畔,水汽和花香濡染了低沉嗓音一寸一寸地攻占尹昉的心房。胸腔震动时的热度自贴紧的手臂外侧顺着皮肤下渗,再经由血管运输,烘烤地全身都暖融融的。

尹昉把脸埋进黄景瑜的颈窝,耳尖泛着红,就像鲜嫩欲滴的草莓让人禁不住诱惑想上前尝一口。事实上余光一直在留意怀里人的黄景瑜也顺心而为,用虎牙轻快地啃了一口尹昉酥软的耳廓,不出意外地得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拳击。

“你别在大街上动手动脚。”尹昉的声音闷闷的,却悄悄地透出几分小悦动,口是心非地逞强。

“我没动手动脚,昉儿冤枉我啊,我动的是嘴。”黄景瑜的声音有几分贱兮兮的,但又特别撩人。

仿佛老天爷也不同意黄景瑜光天化日下耍流氓的行为,起了一阵斟满雨水的风,淋得两个人都变成落汤鸡。尹昉闷在他怀里,懒得和他说话,甚至又给了他一拳,但慢慢变得更红的耳根和自以为不动声色地往黄景瑜身后偏去的伞告诉黄景瑜,他的昉儿心里乐着呢。

四月初考完全市二模,学校给放了两天假,两人便约好了踩着樱花季的尾巴去了趟鸡鸣寺。从出家门口到出地铁站,黄景瑜的视线都没离开尹昉。他见过逗猫的尹昉,读书的尹昉,写卷子的尹昉,在厨房忙碌的尹昉,却是第一次见端着相机指使他怎么摆造型的尹昉。

新奇又很可爱。

黄景瑜这么想着,就在地铁上趁人潮涌动,大家都低头看手机的时候,把尹昉圈在逼仄的角落,用嘴唇去亲吻左眼皮明晃晃的痣,这颗他心中的宝石。

这么做的结果当然是赢得了尹昉一个掐脸攻击。

今年气温升的有些快,去到的时候,樱花瓣铺了满地,枝头的嫩芽早已探出头来。虽然没见到飘零四溢的樱花雨,苍翠欲滴的绿叶也自有它的美好。

细弱的风伴着鸟鸣吹来,树叶扑簌簌地往下落。

尹昉在人行道上不住地移动着位置找寻着角度,捕捉逆光的叶片浮动时的细碎身影。而黄景瑜更喜欢站在一旁看他,那双迎着光与希望的眼睛倒映着树影斑驳,估摸是哪位天上而来的画师,以新枝为笔,新芽磨作点墨,从旁的玄武湖里勺来春日融雪铺染纸卷,画出这温良双潭。

“景瑜!快来看!”尹昉蹲在地上捻起一片叶子,仰起头送到黄景瑜眼下,“是心形的!”

“你捡片叶子都是爱我的形状吗?”黄景瑜挑了挑眉,揶揄他,蹲下身去,用手盖住尹昉的手,拿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什么啊……这叫不期而遇的美好!”尹昉被他突然握上来的手吓得撇开视线,害羞地张望着四周来往的人。

“那我这位不期而遇的美好,我们去寺里许个愿吧?”黄景瑜从尹昉手中把心形的叶片抽出来,如获珍宝一样细心地收进上衣口袋,然后拉起他,往鸡鸣寺里走去。

买了门票领了香,随着台阶往上走去是恢弘的寺庙楼阁,一尊尊佛像巍然矗立,跟着指示敬香的指示牌一路向上走,很快就到了敬香的地方。

四月是旺季,来敬香的香客络绎不绝,而他们只是其中之一。队伍像一条蜿蜒的小河,缓缓地向前流动着,尹昉和黄景瑜在拥挤的队伍里有了牵手的理由——以免人潮冲散了,难以寻见彼此。

很快就到他们了。尹昉把手里的三支香点燃,插到香炉里,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虔诚地在佛祖的注视下把心愿埋在缕缕升腾的青烟里,又扶摇而上吹进佛祖耳中,盼它能得以实现。黄景瑜也学着尹昉的动作,在佛下添了香火。

“昉儿许了什么愿啊?”黄景瑜偏过头问他。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尹昉拍了拍他的背,“走啦,我们去玄武湖。”

“好吧。”

其实他们的愿望都一样,无非是把自己最诚挚真切的祝福一点不留全都悄悄塞给了彼此,希望自己最爱的人能平安喜乐,岁月无忧。

离高考还有18天的五月二十号,黄景瑜同学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屏蔽父母和所有长辈的照片。是两只手,两只很好看的手。

如果忽略掉它们十指相扣这个事实的话,小麦还是很乐意点赞的。

稍微黑一些,型号大一些的一看就知道是黄景瑜了。小麦盯着手机,试图从这张被直男审美的黄景瑜拍得奇丑无比的照片里面寻找出蛛丝马迹,以便确认另一只皮肤细白,手指纤长的是属于哪一个漂亮女孩子的。

黄景瑜的朋友圈还配了一句话:“你一伸手,就牵住了我的灵魂。”

他忿忿地想,黄景瑜我再您的见,你这个大猪蹄子,说好单身一起走,谁脱单谁是狗的。

小麦放弃对自己眼睛的这份折磨,刷新了一下朋友圈,结果这一刷新就看到了另一张相似构图,相似主体,却更好看的照片。

他定睛一看,哟呵,是尹指导。

这张被调了黑白滤镜的照片,和前面那张直男拍摄,怎么看,都是一套图啊。最可怕的是,这配字,虽然就三个字,却和前面黄景瑜的那条遥相呼应。

“你也是。”

好一句你也是。小麦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在小麦为这对情侣瞎操心的时候,两个罪魁祸首正躺在沙发上一个背单词一个看书。点点睡着了,趴在黄景瑜之前睡的床上。他俩就背着家里的孩子没羞没躁,累了互相靠着歇息一下,闲了还能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尹昉很喜欢接吻,他眼角上扬掀起眼帘,带了几分央求和撒娇看着黄景瑜,年下的恋人就心领神会地上来吻住他,在口腔里留下自己的标记和气息。黄景瑜很喜欢看尹昉被亲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软乎乎的鼻音近在咫尺,落入耳中,像糯米团子一样,里面裹了黄景瑜爱吃的黑芝麻馅,轻轻一咬就满口都是香甜的味道。

两人黏黏糊糊地亲了好一会儿,黄景瑜才松开尹昉丰厚艳丽的唇瓣。兴许是盯着泛白的纸页太久了,尹昉取了眼镜的双眼里像有一片透着烟波蓝的海,迷朦月光胧在海面上,两颗黑瞳半是害羞半是享受,藏了头泅泳的小鲸鱼,时不时跃出来扯碎平静的海面,荡起的水波缓缓漾进黄景瑜眼里。

他想,可能藏在尹昉眼瞳里的小鲸鱼就是他吧。

尹昉好像实在疲得厉害想休息了。他把手中的单词本放下,翻身跨坐在黄景瑜身上,刚分开的唇又贴在了一起。他用依旧生涩的吻技舔弄着黄景瑜剑刃一样凌厉的薄唇,似是要用他那对柔波一样温顺妥帖的唇瓣去融化风雪覆盖的高耸山峰。

事实证明天气太热的时候皮肤相贴容易擦枪走火。
尹昉黏糊可爱的鼻息喷洒在黄景瑜的唇峰,饱满圆润的臀瓣因为热而不安分地蹭着黄景瑜的腿根。

“昉儿,别亲了。”他推开不明就里的尹昉。半硬的东西抵在尹昉大腿内侧,黄景瑜还特地压低了声音附在他耳边说话,一个一个蹦出来的字都让人脸红。

他说,“你再蹭,我就忍不住了。”

尹昉蹭地一下站起来,红着一张脸拿脚踢了踢黄景瑜的小腿,支支吾吾毫无底气地骂道,“黄景瑜你这个大流氓!”

黄景瑜总在这种时候展现他致命的荷尔蒙诱惑,他倚在沙发上低声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尹昉。

“大流氓只对你流氓。”

六月六这天晚上,黄景瑜紧张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尹昉歪在沙发上看喜剧片调节情绪。他的眼瞳里原先还能看到完整的屏幕,但是黄景瑜的走动范围不断地扩大,已经走到了电视机面前,点点也跟在他后面转呀转。

尹昉都快被这一大一小绕晕了,忍无可忍地抓起沙发上的莎莉鸡抱枕,朝黄景瑜丢去,“你就不能坐下来一下吗,累不累啊?”

“我紧张啊!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高考。”黄景瑜抱住从天而降的抱枕,在尹昉的眼神威胁下战战兢兢地坐到他旁边,可是还是闲不住,抓起尹昉的手开始把玩,带了粗茧的手指摩挲着尹昉光滑的手背,还时不时捏一捏他的指尖,最后放在唇边轻轻吻过每一根手指。

“你紧张什么啊?没什么好紧张的。”尹昉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道。

“你这叫什么?”黄景瑜扣住尹昉的五指,把人抱到自己跟前,整个人从后面环住他,像一件厚重的棉衣把尹昉裹地密不透风的,他把下巴搁在尹昉凹凸分明的颈窝,贴着尹昉的耳廓说,“叫皇帝不急太监急。”

“哦……那你也不是太监啊。”尹昉转过头看着他笑。

“我只是这么说……”黄景瑜闷闷不乐地说。

尹昉看他实在是冷静不下来,只好牺牲色相,凑上去吻他。黄景瑜看着眼前长睫忽闪,像时明时灭的岸边渔火,眼瞳里亮晶晶的,让他想起昨天化学老师给他们看的猫眼石,绚烂光华都锁在了里面,旁人偷不出来。

尹昉贴着他的嘴唇呢哝道。

“你是我养的小鲸鱼,是深海的霸主啊,你怕什么?”

然后黄景瑜就神奇地冷静下来了,再然后他逮住尹昉狠狠地亲了好一会儿。

事实证明,黄景瑜确实不用怎么担心。八号下午考完试的尹昉甚至有精力去家里跟他母亲一起煮了一顿庆祝解放的大餐。

“我把我的主三科笔记,卷子什么的都整理好了,你等会来搬一下。”尹昉喝了点酒,顶着一张红扑扑的脸凑近看他,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声音压低了,有些像躺椅上晒太阳的点点发出的舒服的呼噜声,“要是你没上F大,你就看我怎么整你吧。”

黄景瑜觉得后背一凉。

六月二十五放榜这天,黄景瑜比尹昉还积极,风风火火地提前一个小时就打开了网页守在电脑前,这一个小时里他脑海里几乎上演了好几出大戏。如果尹昉考好了,他应该怎么恭喜,如果尹昉考砸了,他该怎么安慰。

他口中把各路神仙的名字都报了一遍,而尹昉依旧不动如泰山,躺在沙发上,手里撸着点点,眼里看着前不久上映却没来得及去看的电影。尹昉瞥了一眼黄景瑜,还是忍不住笑了。其实黄景瑜都帮他紧张完了,搞得他都不怎么紧张了。

这人生中最为漫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了,黄景瑜看着电脑屏幕上几行分数,在框的最后是硕大的三个数字——442。

黄景瑜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脑海的发条终于重新工作了,他嚎道,“昉儿你是神仙吧!”

尹昉端着水路过他身边停下,看了看各科分数,“嗯,还行,就算没有保送名额也能上F大。”

“我都忘了保送名额这茬了!那时候还以为是自主招生名额。”

“所以我就在想你干嘛紧张啊,我都安全考上大学了。”

黄景瑜为自己的不称职自觉地去面壁思过。

吃过午饭,两个人换上校服晃晃悠悠地回学校,尹昉背着相机打算去拍纪念照。走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了准备去学校打球的小麦,他先是听黄景瑜如何花式吹捧尹昉,在听到分数的时候就演变成两个人一起吹捧尹昉。

“别……别闹了!”尹昉红着一张脸跟他们说,但语气太过甜软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

尹昉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他那些熟悉的同学,杜老师和张老师被簇拥着坐在桌边喝茶。他们看见尹昉进来了就招手笑道,“刚刚还在说你,考的不错吧?”

“嗯,442。”尹昉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还有之前译哥不让我说,我已经拿到了F大的保送了。”私下里尹昉和张老师关系好,都称他译哥。

全场哗然,殊不知最大赢家黄景瑜正倚在门口笑的跟哈士奇一模一样。

等尹昉拜访了老师和同学之后,黄景瑜蒙住他的眼睛说,“跟我走,带你去个地方。”
尹昉就任由黄景瑜拉着他,黑暗里的人因为看不见,总没有什么安全感,他把黄景瑜的手拽得很紧,这是他唯一的毫无保留能信赖的事物,最后总能把他领向光明。

“到了!”黄景瑜揭开蒙在尹昉眼上的布,他睁开眼,一个用叶和花堆砌而成的硕大爱心。梧桐叶配上几朵一看就是从花店买来的玫瑰,有些蠢兮兮的但却特别打动人。这是属于黄景瑜的浪漫。

尹昉笑了,他四下打量, 这条是通向单车摆放地点的路,学校周末放假是没什么人的,不然黄景瑜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宣誓爱意。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不对,我们重逢的地方!”黄景瑜走过去拉尹昉的手,另一只空闲的手就在空中比划,“那时候我无聊,还特地数了数这是第几棵树。”

“你脸实在是太嫩了,我当时还以为你是同级生呢。”

尹昉之前戴的那副黑框眼镜丢了,但他也拥有了那时没有的东西——他有了他的挂念和甜蜜恋情,现在的他无疑比那时候更加富有了。每次一想起这个,他就忍不住泛起微笑,甜腻腻得比芒果冰里的炼乳还要唇齿留香。

“拍张照片吧!”黄景瑜不知道从哪儿变戏法一样地抬出三脚架,“今天是昉儿最后一次以高中生的身份穿校服了,我可得好好保存下来。”

尹昉觉得有道理,他上去架好脚架,捣鼓了一会儿相机,调了个俯视的角度,坐在黄景瑜堆的爱心里拍了张照。他被黄景瑜紧紧揽在怀里,像是要把他嵌进身体里一样,他的头挨在黄景瑜的颈窝,仰头看向镜头。

这个瞬间被定格下来,照片里两个翩翩少年,一个露着虎牙,一个露着兔牙,同样闪耀无比。太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最后又纠缠在一起了。就像他们如胶似漆的漫长余生,永远在一起。

黄景瑜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周五下午的课总会显得煎熬,他抄了一会儿笔记又忍不住从抽屉里抽出手机看尹昉有没有回复他的短信。

直到新学期开始了他才发现,他到底有多么离不开尹昉。以前一整天,早上能见到他,中午能见到他,晚上还能一起吃饭,甚至卖个乖还能住一晚。可现在呢?天天只能看着尹昉的笔记,看他写的隽秀的字睹物思人。

这样有些魂不守舍的后果就是前天早训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扭伤了。这时候他就开始庆幸还好尹昉不在身边,不然肯定又要让人担心记挂了。

台上的数学老师讲的唾沫横飞,而台下听课的寥寥几个,没办法,连堂数学简直就是噩梦。黄景瑜也是强撑着没有倒头就睡,这些基础知识早在暑假被尹昉抓着补了一顿,他在心里腹诽,这老师还没我家昉儿讲的好。

这时候小麦戳了戳他的手臂,神秘兮兮地凑近了和他说,“诶,我听说最后的自习课不上了,有个优秀毕业生要回来给我们讲学习经验,高三和高二一起去听。”

“可以啊小麦,消息挺灵通的。”黄景瑜搭了一句嘴,他看小麦一脸骄傲的表情又问他,”那出色的通讯兵同志,你打听出是哪个优秀毕业生了吗?”

很明显好朋友就是拿来拆台的,小麦嘴角还没扬够,就给黄景瑜这个问题弄的耷拉下来了,“没有,我问不出来。”

“你们两个,有什么话上来说啊,别讲小话。”数学老师在上面点名了,两个开小差的人立马正襟危坐,强打着精神认真听课。

这场对话没头没尾地结束了。

所以,当黄景瑜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正坐在离自己好几排座位远的讲台上时,整个人都有些呆愣,仿佛做梦一样昨儿个还听尹昉说这周不回来,今天人就瞬移一样出现在他眼前。

大学的生活刚开始并不如何劳累,尹昉那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也添了点肉,看起来更有少年感了,简直全场年龄最小。他那两汪潭水似的眼睛携了几分浅淡笑意,像清风拂面一样掠过坐在下面的人。黄景瑜感觉到那抹视线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更为久一些。

今天尹昉穿的深蓝的衬衫和橄榄绿的裤子,深沉的色彩在灯光的作用下映衬得他的皮肤如雪如玉,他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干净,有夏日不由分说的一场雨打在芭蕉叶上的清脆,也有旷野里飘飘悠悠的蒲公英那般的轻柔。拿着话筒的手骨节分明,细瘦纤长,漂亮得不得了。

黄景瑜望着台上的人,听耳边细细碎碎地传来声音,女生们早已按耐不住躁动的心,就差大喊,“尹昉学长我喜欢你。”

他有些吃味地想,明明这些全都只属于他一个人,为什么要跟别人分享。他又有些气尹昉就算离开了学校影响力也这么大。

等尹昉讲完散场以后,黄景瑜花了一些精力,早早地侯在后台门口准备第一时间抓住这个小精灵。后台的门被锁上了,校领导都走光了,整个黑漆漆的地方尹昉靠着手机那点微弱的灯光试图摸索到门把手,却猝不及防的被拉入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熟悉的味道如潮水一样袭来,警惕地绷紧了背的尹昉霎时间软作一团棉花,靠在黄景瑜怀里。年下的恋人没有开口说话,一上来就把他揽得有些呼吸不畅,嘴唇精准地贴上尹昉的唇瓣,给了他一个思念与占有盘缠交错的吻。

吻完以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

气喘吁吁的黄景瑜贴在同样气喘吁吁的尹昉耳边,声音压的低低地,像是要低到尘埃里,“你不是说不回来的吗?”

“学校的活动出了点问题不弄了,刚好这边让我回来做分享我就回来了。”尹昉把头靠在黄景瑜身上,头发松软,蹭地黄景瑜心都软了,“你好像不开心?”

“是啊,我的昉儿在那么多人面前做分享,明明都是我的,你的声音,你的眼睛,你的手,你的整个灵魂都是我的。”黄景瑜闷着声音说,听着还有些委屈。

“我是你的。”尹昉用笃定的语气跟他说,黑暗里两丸墨玉一样的眼睛泛着亮光,满心满眼都是黄景瑜,“我只属于你。”

黄景瑜被这几个字瞬间扫平了负面情绪,他贴着尹昉的脖颈,舔吻着血管处的皮肤,“那我也是你的。”

“我知道啦!快放开吧,还有事呢。”尹昉推了推他,黄景瑜就顺势松开了怀抱。

“我在学校学了怎么做芒果冰,等会去老板那儿做了给你尝尝。我还得去趟超市,等从甜品店出来以后你陪我吧。”

“好!”

尹昉和黄景瑜从超市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小区里的路灯有些是白色的有些是黄色的,斑驳的树影铺散在路上,圆月高挂在空中,四周的点点星辰簇拥在那抹亮色的圆润的珠月旁边。

尹昉不知道从哪个人嘴里知道黄景瑜手扭伤的消息,执意不让他拎东西,可谁知道黄景瑜动作比他快,抢都抢不过来。

“景瑜,给我提一点吧。”尹昉依旧不罢休,试图从黄景瑜手中抢来一些稍重的东西,“你伤都没好。”

“那不行,丹东男人最疼媳妇儿了。”黄景瑜运动神经发达,尹昉拿他没办法。

“谁是你媳妇儿啊!”尹昉嘟囔着,脸却红了,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格外勾人,“快给我拿一些,不然你手又扭伤了怎么办?”

“好吧,那我把最重要的东西给你提。”

黄景瑜示意尹昉伸出手来,然后把扭伤的手放了上去,“走吧,这可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了,你别丢了啊。”

尹昉涨红着一张脸,把手攥地紧紧的,“才不会丢,这么大个东西。”他顿了顿,可爱的小兔牙咬住丰润的下唇,斟酌了一下又支支吾吾地补了一句。

“丢了我就把这一辈子都陪给你。”

“那不行。”黄景瑜迅速地凑上来亲了一口他像苹果一样的可爱脸蛋,“你不丢这一辈子都是我的了。”

“那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给你好了。”

“刚才的芒果冰,我做的怎样?”尹昉在黑灯瞎火的楼道里才想起还没采访食客的感受。

“挺好吃的,有种不同的味道。”黄景瑜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回了一句。

“什么不同的味道?”

什么不同的味道呢?

那是,从十七八岁到暮雪白头,一生只爱你一个的味道啊!

+END+

过几天会放精修版的,真的很多细节要完善(哭哭)

番外也会有的,关于他俩都成年以后的第一次上床x

关于他们都出社会的故事

爱你们w等出精修版的我在认真地写后记w

评论(38)
热度(146)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