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10

#学弟x学长paro,私设过多,雷请别点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下章完结预警!

BGM:有可能的夜晚—曾轶可

前章:.9  .8 .7 .6 .5 .4 .3 .2 .1

10.

全世界最爱我的人。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夜晚的校园安静地回荡着雨滴砸在水泥地板上的声音。教室里的白炽灯孜孜不倦地在工作,能听见电流从一端爬到另一端的声音,细小而微弱。有书页不时翻动的声音,也有笔尖行走在如雪纸页上的声音。

但更多的是躁动,细碎的声音不时流窜在教室里,秒针滴滴答答走着。

“3,2,1,下课了!”坐在尹昉隔壁的王同学早已收拾好书包,俯下身子小声地数着秒数,继而在下课铃响起时迸发了激昂的叫声,把旁边正与圆锥曲线死磕的尹昉吓了一大跳。

“不就是上晚自习吗,这么难熬?”后桌的蒋小姐姐给了王同学一脚,“你看你都吓到昉昉了。”

“我……本来我就不喜欢在学校呆着……”王同学有些委屈地说。

郭同学指了指门口杵着的高大男生,“你看,鲸鱼都能等昉昉下课,再看看你,有一点高三学生的样子吗?”

“没有。”

“没有。”

“没有。”

周围的同学七嘴八舌地在怼可怜弱小又无助的王同学,尹昉收拾着书包,一边被他们逗得乐不可支,一边用眼神瞟着倚在门口等他的黄景瑜,他把桌上的手机拿起来放进裤兜里,笑眯眯地朝还在打闹的同学说,“我先走了,明天见。”

“等多久了?下雨就在家呆着啊,不怕你的球鞋沾水了心疼。”尹昉用手推了推还站在门口盯着走廊外缓缓坠落的雨滴在发呆的黄景瑜,“走吧。”

“鞋坏了再买呗,你要是累坏了我更心疼啊。”黄景瑜回过神来应他,手也跟着动起来,裹住尹昉的右手。三月的南京正经历着倒春寒,尹昉的手因为长时间写题而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指尖像是雪化了以后用凉意雕琢过一样冷,泛着冻出来的不健康的红,但黄景瑜的手是温热的,他强硬地将五指插入尹昉的指缝。

“你说情话是不是不要回报的啊,天天这么说我都要受不了了。”尹昉扣紧了他的手发出沉闷的笑声。

“怎么不要回报,我可是有偿服务的,来,上交你的书包。”黄景瑜从尹昉的肩上吧啦下他背着的书包,颠了颠,“怎么这么重啊?”

“都是卷子,很快就一模了,各科老师可劲的布置作业。”

尹昉很享受和黄景瑜牵手的时候,平时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大张旗鼓地牵手,只能在仅有的月光普照的时候,用手心相贴的方式来传递喜爱。

黄景瑜的的手宽厚而暖融,这双手暖过他常年冰冷的手脚,揽过他做饭时背对着门的腰,拂过他头顶翘起的发和害羞时红通通的脸颊,摩挲过他不吃辣也比别人丰厚殷红的唇,未来还会牵着他,一起撑起一个家。

一个只属于尹昉的家。

尹昉捏了捏黄景瑜的手,惹得他转头看他,“怎么了?”

“没有,就是……”尹昉停在台阶上,刚好比黄景瑜高了一个台阶,他们走的这条楼梯是教学楼里面最偏僻的,没什么人会经过,他稍稍低了低头,对上黄景瑜的眼,眸光在夜色掩映下流转在眼眶里,就像外面的雨丝,将万物打湿了个透顶,他接上停顿的话语,笑声朗朗,“能喜欢你真好。”

这场酣畅淋漓的雨最后淋到了黄景瑜胸腔跳动的心脏,他心甘情愿地淋过这场雨,然后染上名为“喜欢尹昉”的急症,最后病入膏肓。

黄景瑜没有说话,他松开扣住尹昉的那只手,在他疑惑的瞬间揽腰抱起,尹昉对于他而言就像一个轻灵的梦一样,毫不费力地就能抱起来,尹昉修长的双腿因为骤然离开地面而有些慌不择路地自行环住黄景瑜劲瘦有力的腰,夹得紧紧的,手臂也圈住黄景瑜的脖颈。

“你要干嘛啊?”尹昉掐了掐他的后肩,紧实的背肌因为发力而绷得硬邦邦的,他掐不动,只好任黄景瑜抱着他。

黄景瑜抱着他下楼,转身就贴在墙上。

后背靠着冰冷的瓷砖,前面却是滚烫的怀抱,尹昉低下头想去看黄景瑜的脸,却没想到他仰起头,只消稍一低头就能毫无障碍地精确地吻上唇瓣。黄景瑜的舌撬开尹昉的牙关,毫无章法地逡巡着口腔,嘴里还残留了不久前吃过的芒果冰的味道,甜蜜与酸涩,纯真与青稚,呼吸交融着。

今晚月光超载了,余下的透过转角的玻璃窗倾倒下来,还泛着粼粼水光,在拥吻的少年身边绕了一圈又一圈,镀了一层美妙光晕,惊羡世人。

“这个地方,监控看不到,才能亲你。”黄景瑜离开了尹昉的唇,看他面红耳赤地喘着气,眼里闪烁着湿润的水意,有些挑衅地露出虎牙,“怎么才亲不到两分钟就喘成这样了,那要是以后……”

“黄景瑜!”尹昉提高音量,把他剩下的荤话堵回嘴里,现在他连耳尖都烧起傍晚云霞的颜色。

而罪魁祸首却低低的发出笑声,闷头埋进尹昉的颈窝,用唇舌牙齿细细舔吻着,他不敢太用力,只能不停地更换地方重复动作。

尹昉叹了口气,也勾起嘴角,摸了摸他剃得干净利落的后脑勺,一点点的刺痛和麻痒贴着手心钻进尹昉的感知神经。

但尹昉不知道,在他锁骨窝和脖颈作乱的人,心里也是乱的。

我真的有这么好吗,昉儿。

黄景瑜不希望自己是尹昉前进路上的障碍,他想他的小王子永远能顺从自己的心意,不受任何人的拘束。

黄景瑜是早训以后偷摸着上来找尹昉的,但他到文重一班门口时却被告知尹昉在张老师的办公室。张老师是文重一班的班主任,和杜老师私交不错,他平时也是个亲切的老师,唯独在学习上一点都不放松。

黄景瑜猫着腰,蹲在离张老师的办公桌最近的窗台下,他的本意其实是等尹昉出来的,却从没想到能听见这样的消息。

“尹昉,不要怪老师说你,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太浪费了。B大适合你的发展,更何况,你不也挺向往B大的吗,高三刚升上来的时候,你填的志愿不就是B大?"张老师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方才已经说的有些干渴的嗓子,他语重心长地和尹昉说,不厌其烦地劝着他。

“北京太远了,老师,我怕家里人担心。”尹昉眨着那双漂亮干净的大眼睛回答张老师,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嘴角上扬勾画出一个可爱的笑,“而且,去的远,我也会想家的。”

张老师看他这么坚持,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起身拍了拍尹昉的肩膀,扯出一个实在不算好看的笑容,“行吧,你这么坚持,我也不劝你了,名额我给你留着,你如果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谢谢老师。”尹昉稍一附身鞠了个躬,他抬头对上张老师的眼睛,里面似是浪潮翻涌又像一泓深涧潭水,“不过我想,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所以名额还是给别的同学吧。”

黄景瑜穿的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衣,脊背贴在冰冷的瓷砖上,一身汗都被吹干了,打着寒颤听完这段对话,在尹昉准备出来时提前离开了。

他脑海里都是混乱的。

在刚认识尹昉的时候,他就从母亲的嘴里知道,这是一个如何优秀,活得行云流水肆意潇洒的人。他就像一叶扁舟,纵浪大化中,来往多少渡口都不会因此而停留,因为他对自己未来的目的地很明确。

他当然知道能去B大读书是尹昉一直以来的理想,他在回家的路上听尹昉说过属于B大的美丽景色,在尹昉的课桌上看见过他贴的B大的校训,在尹昉的房间里浏览过关于B大的文选作品。

他也知道,刚刚尹昉和张老师说的话里面,有多少是因为他。尹昉怕他担心,怕离自己太远了看不见他会想他,或许以前的他会因此开心好久,但现在不一样了,在一起以后,两个人的生命线就变成了纠缠在一起的,彼此都背负着对方的未来。

黄景瑜之前以为,喜欢就得一直在一起,形影不离,但这一刻,他觉得喜欢一个人,是心甘情愿为他放下自己的愿望,去支撑他的梦想。

黄景瑜一直憋着,而时间就这样流逝。全市一模过后,阴雨连绵的天气也日渐晴朗起来,在一个很普通的傍晚,在平时欢声笑语的归家的路上,他还是忍不住,跟尹昉提了这件事。
最后的结果,是不欢而散。

正如黄景瑜不知道尹昉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多年的理想一样,尹昉也弄不明白为什么黄景瑜要纠结于选择曾经的理想大学与选择离他近一点这个问题。

青春里摸不清的事太多了,就像此时明明都为对方考虑着打算着最好的未来,明明是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会吵架。

但喜欢就是这样,有时候幸福,有时候却带着苦涩,和牙疼一样,不是病,无声无息却一动就痛,哽得人食不下咽,寝不安眠。

尹昉坐在从上海回南京的高铁上,窗外暮色四合,星子闪烁。上次出远门的时候,还是和黄景瑜一起的,如果没有那场谈话,估计现在应该靠在他肩膀安逸地睡着。

将近两个星期,他和黄景瑜就如形同陌路。尹昉并不是不想见黄景瑜,倒不如说每天都在想他,他的滚烫体温,他的柔软双唇,他知道黄景瑜亦是如此。

但他依旧没找到如何解释——关于他和黄景瑜争吵的这个复杂问题的方法,如果双方不能解开这个相互冲突的矛盾,那么相见带来的只能是争吵,然后沉默。

其实尹昉早已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来上海是为了领几个月前参加的作文比赛的奖状,然后去考察之前心里的备选学校之一,离南京最近的F大。

F大校园环境很好,底蕴也足够深厚,全国排名靠前列,是很多人心中可望不可求的顶级高校。尹昉去的时候刚好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来往的人很少,偌大的校园春意盎然,嫩芽安静地生长。

路两旁种了许多高耸的梧桐树,现下时初春,才刚抽枝。但梧桐本身自有一派浪漫气息。

尹昉抬眼望着这些努力汲取阳光养料的梧桐,等再过一个月,就会像《法国梧桐》里写的一样,

“有法国梧桐的地方,就适合走路和停驻;春夏有亭亭青伞,足以庇荫思绪,秋冬有沙沙落叶,踩出满地韵律。”

在这样的树下漫步,只有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毕竟梧桐树,梧是雄树,桐是雌树,梧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

尹昉和黄景瑜,也应是这样的。

黄景瑜没想到他和尹昉冷战了两个星期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都是因为他太想尹昉了。

被母亲支出来买酱油的黄景瑜没有带手机,因为吵架,他甚至连游戏都不想打了。他低着头踢脚边的石子,移动的方向却不知不觉地朝尹昉住的楼下偏去,等他察觉到不对的时候,一抬头就撞进那双透亮的眼瞳里。

其实算上几次课间,他也不是没见过尹昉。黄景瑜假借找人的理由,偷偷趴在文重一班的窗前看趴在课桌上熟睡的尹昉,就像把爪子收进肉垫里温顺可爱的小猫,乖巧的想让人摸一摸毛茸茸的脑袋。他没有忽略尹昉眼窝下的两抹青黑,在白净的脸上太扎眼了。

路灯年久失修有些接触不良,忽明忽暗的,就像黄景瑜的心脏一样,跳动着又停息了。

黄景瑜忍下冲上去抱住尹昉问他怎么不好好休息的冲动,把黏在他身上的视线撕扯下来,想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转身准备离开。

“景瑜。”身后的人开口叫住了黄景瑜,尹昉的声音像施了魔法,只要张口说黄景瑜的名字,他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我们谈谈吧。”

小区里有一段路是种满樱花的,三月的南京正好迎来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他们俩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没有说话。月光清冷的有些过分,黄景瑜的心也被月光照的开始发冷。

他跟着尹昉走的这一段路里,脑海千回百转想了许多,他想过这可能依旧会是一场不愉快的谈话,甚至最后一次次不欢而散愈远愈烈,结果就是分手。

他不想分手。

想到这个地方时,尹昉恰好停在了樱花树簇拥之下的小凉亭。

黄景瑜咬了咬牙,还是准备抬起头先跟尹昉道歉,“昉……”

他还没说完,怀里就填进一个温软的身体,空缺了这么多天的心也随着这个拥抱而修补起来,尹昉身上那股熟悉的淡香缭绕在黄景瑜鼻尖,他闻着这股气息,仿佛自己才重新活了过来,这才是他生活必需的氧气。

尹昉的手臂紧紧搂住黄景瑜的腰,头闷在他紧实宽厚的胸膛,声音里有些委屈,撒娇一样地跟黄景瑜说,“我好想你,你居然还真的两个星期不来找我。”

“我错了,昉儿。”黄景瑜回抱住尹昉,像是要把他嵌在自己身体里,灵魂里,力道大的像无法挣脱的囚笼,禁锢住怀里的人。他吻尹昉头顶的发旋,贪婪地呼吸着,明明是一样的洗发水,尹昉的却更甜,像是一头扎进橘子酱里一样。

黄景瑜挑起尹昉的下巴,黑亮的眸里布了一层水意,像是早春迷濛的雾,让人心甘情愿地迷失在里面。他抬起拇指,轻缓地拂过尹昉青黑的眼窝,因为常年训练而磨出的薄茧挠地尹昉有些痒,黄景瑜心疼极了,“我也想你,我特别特别想你。”

“昉儿,我真的离不开你,可是我……”黄景瑜叹了口气,“这样优秀的你选择了我,选择和我在一起,我很开心。你跟我告白的那几天,我都是做梦笑醒的。但过了几天,我开始害怕了。”

“我害怕自己拖你后腿,怕自己配不上你,怕最后跟不上你,只能望着你离开,所以我才不想让你为我放弃保送名额。”黄景瑜停顿了一下,“你本来就应该是自由地穿梭在风浪中,不需要为任何渡口停留的小舟。”

他想,这样以后如果他们真的必不得已分开了,他的自责也会少一些。

尹昉安静地听完黄景瑜的话后,他抬起手,附在了黄景瑜的手背上,先前因为紧张还出了点手汗。他的手比黄景瑜的小了一号,不像黄景瑜可以将他的手整个包在手心,但这双手此时却用尽全力地扣住黄景瑜的,把人向下一拽,额头贴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眼瞳里倒映着彼此,在这样昏暗的夜色下都泛着亮光。

“景瑜,我选择的人,一定是最优秀的,你不会拖我的后腿。我在遇见你之前,或许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不需要停留。”平时羞于主动的尹昉一反常态地凑上去轻轻吻了吻黄景瑜的唇,“但是你知道吗?你对我说要做我的家人的时候,我心里都乐开花了,我想哭,想抱住你。那时候我以为是感动,后来我发现,那是喜欢啊。”

“我是人,我也有欲望。之前不需要为任何渡口停留,是因为我没遇到能让我安心住下的地方。现在,我遇上了,是你。”

尹昉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会想让人为他裁春月酿酒,为他偷胭脂作画,这样的尹昉却只对黄景瑜这么笑。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

“只有你。”

黄景瑜很给面子地掉了眼泪,尹昉擒着一抹淡笑给他抹眼泪,细密的吻落在脸上,卷走有些咸的泪珠。他的手轻柔地拍在黄景瑜的背上,像是在安抚点点一样安抚这个哭的眼圈泛红的大男孩。他为黄景瑜掉过太多次眼泪了,这次,轮到黄景瑜了。

黄景瑜和尹昉并肩走在去超市的路上,手掌是交叠着的,趁着夜色肆无忌惮的宣示着已经满溢的欢喜。他们小声地交谈着这些天的生活琐事。

“滴滴滴”,尹昉的手机响了,他用空闲的手摸出了手机。

“怎么了?”

尹昉浏览着信息,有些激动,眉眼飞舞的样子很是可爱,“景瑜,跟你说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黄景瑜笑着问他。

“我拿到F大的保送名额了!”他勾起嘴角,两颗小兔牙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尹昉见黄景瑜没反应,摇了摇他的手臂,“怎么不说话?”

结果黄景瑜趁其不备一把抱起尹昉,一口气转了好几个圈,他没有把尹昉放下来,而是把他抱进旁边的樱花林里。他喘着粗气说,“我的昉儿怎么这么棒啊!”然后又在尹昉脸上胡乱地吻着,唇瓣传递着欣喜和自豪,又有霸占欲地像要盖章。

樱花树是满开状态,累累花枝,花朵将大树压弯,白色的花朵在远处看起来像极了成片的棉花糖。这时一阵风来,雪白的枝条微颤,白色花瓣如雨一般飘落下来,有些坠到两人发间,还有一片坠到了尹昉的唇上。

黄景瑜用唇啄起樱花瓣,贴住尹昉的唇,叩开牙关,湿滑温热的口腔融化了花瓣,清甜的樱花味弥漫开来,这是恋爱的味道,也是浅淡的幸福的味道。

全世界最爱我的人,非你莫属。

祝大家520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w都轰轰烈烈谈一场像尹学长和黄学弟这样的,百年初恋!

评论(10)
热度(120)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