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8

#学弟x学长paro,私设过多,雷请别点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BGM:房间-刘瑞琦

前章:.7 .6 .5 .4 .3 .2 .1

8.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要去见他。

黄景瑜靠在尹昉楼下的电梯口旁等他下楼,旁边还摆了一辆自行车。

往日里黄景瑜见着尹昉总是喜滋滋的露出他那两颗标志的虎牙,然后乐颠颠地跑上前去接手里提的早餐。

可今天的黄景瑜耷拉着脑袋靠在尹昉的肩上。

十二月中旬的南京已经坠入寒冬的囚牢,光是吹来的一阵穿堂风,就能让冷意布满全身,尹昉额前的碎发随风而动。

“怎么了?”尹昉很疑惑到底经历了什么让黄景瑜这样不开心,他抚了抚黄景瑜圆润饱满的后脑勺。

“我爸来了。”黄景瑜恹恹地说。

“干爹来了?不是好事吗?”

“不是!”黄景瑜哭诉着,“他是来抓我成绩的。我被拉去上补习班,晚上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

尹昉愣了一会儿又笑了,他推了推黄景瑜让他赶紧上车,“那换我送你呗,我又不上晚修,我送你去补习班。”

黄景瑜心不在焉地蹬上单车,喃喃地说:“可是周末也没法来找你了,也不能吃你做的饭了。”

尹昉听到他这番话顿了顿,他在黄景瑜的催促跳上车,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他的背,“你不来我可以去找你啊,说得我像山一样不会动。”

“你哪个周末不是窝在家里。”

“行啊,那我就不去找你了。”

“那不行!”黄景瑜被尹昉逗地恢复了心情,猛地一踩车蹬往前冲去。

“黄景瑜!”

尹昉一不留神就往后仰去,手忙脚乱地搂住黄景瑜劲瘦的腰,头猛的一磕,磕在他紧实的后背上,额头磕得红彤彤的,他有些气急,喊着黄景瑜的名字,却再也没撒开环在腰间的手臂,反而拦地更紧了。

车依旧走在熟悉的路上,尹昉环住黄景瑜的腰看眼前掠过的萧瑟景象,心情却很是不错。

当他说出主动去找黄景瑜这样的话时才知道自己到底为他打破了多少习惯。往日里他不喜欢去拜访别人,因为家庭环境的缺失让他有些逃避面对这样的场景,但他为了能见黄景瑜而开口给出这样的承诺;又或许是因为黄景瑜每天都在有意无意地念叨着他们是一家人这样的话,他的心就得以慰藉了

他慢慢的开始去依赖黄景瑜,也不会什么都一个人扛着,慢慢地会跟母亲交流一些生活上的小困难,不再像以前一样报喜不报忧。这些倾诉得到的反馈让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一个人的家,因为空间上的距离虽然遥远,但心的距离却慢慢开始靠近。

尹昉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弯了眼角,就连拂面而来的刺骨冬风都变得暖融而温柔。

喜欢一个人真的能让人发生奇妙的变化。

今年春节来得早,期末考也定的早,大概在一月上旬左右就会放假。放假早本身是一件好事,可对于问题学生黄景瑜就不怎么开心了。

黄景瑜偏科有些严重,语文英语属于烂泥扶不上墙的水平,愁的他父亲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好不容易拖熟人找了学校里资历老,已经退休了的老师让他去上课,结果第一节课就被告知连初三的英语都不过关,语文也是,基本上古诗词都没记没背,一问三不知。

本来周末还能有一会儿休息时间专门等尹昉过来找他,现在全被补课的课程占的满当当的。每天在补习班,学校和家穿梭的黄景瑜和尹昉见面的时间越缩越短,只有早上那条沥青马路的距离能够见到彼此。

被摧残的很惨的黄景瑜每天最放松的事情就是骚扰完成作业在床上看电影的尹昉,不停地给他发各种奇形怪状的表情包,吐槽今天补习班上的内容做的题目,然后听学霸尹昉怎么一本正经地回复他。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圣诞节前。


“今年不回来吗?嗯,没事。”尹昉看着屏幕里的母亲,轻描淡写地说着,他勾了勾嘴角朝她笑,“今年放假时间少,你特地跑回来,我在家也呆不了几天。”

母亲担忧地看着尹昉因为学业繁重而比前几个星期消瘦了一些的面庞。明明儿子好不容易能向她稍微袒露脆弱的一面,却不能回去好好看看他,只能隔着一个太平洋的距离,传达她的想念和牵挂。

“怎么最近瘦了这么多?昉昉你要好好吃饭啊。”母亲的话语里垒满了心疼。

“瘦了吗?”尹昉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有些疑惑,“没有瘦吧,我每天吃的很多的。”又在心里悄悄补了一句,虽然都是点外卖。

原先黄景瑜跟他一起上下学的时候,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留下来吃饭,再不济也要骗些快手做的零嘴,有时候做多了尹昉也会吃上几口。但最近黄景瑜去上补习班,这几天甚至连上学都不能一起了。尹昉本就不怎么喜欢为自己一个人做饭,又处于高三这个时间紧迫的阶段,更没有心思给自己做饭,外卖成了首选。

“可能因为少了一个人蹭饭。”尹昉跟母亲说。

估计母亲会很疑惑多一个人吃饭为什么还会长肉吧,但尹昉心里门儿清着。黄景瑜每次来蹭饭都会借此给他夹菜,一边夹一边说,太瘦了容易被风吹跑。

母亲看尹昉的笑容,心里安定了不少,“看起来最近心情不错?”

“啊,嗯,还行吧。”尹昉回过神来,朝母亲点了点头,露出可爱的小兔牙,“不用太担心我,你快去上班吧。”

挂了视频电话之后的尹昉叹了口气。

他和黄景瑜有一个星期没碰过面了,虽然每天都有聊天,可是他确实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黄景瑜了,没有见到那双被别人说看树都深情的黑亮眼睛,没有见到一笑就会跳出来的可爱虎牙。

这样的想法就如一场下在干涸沙漠的暴雨,思念如雨后盛放的各色花朵,一大片一大片地接踵而至,最后蔓延成一汪花的海洋。

其实今天尹昉是有机会见黄景瑜的,补习老师去给孙女过生日,他也能偷得半日闲。黄景瑜 给发短信,满心欢喜地想着能见他一面,却因为母亲要跟他视频而回绝了。

他站在阳台上,撑着栏杆朝墨色天空望去,凌晨时分的清冷月光铺洒了一地。今夜星子璀璨,花团锦簇一般凑在圆月前。尹昉想起黄景瑜的小虎牙,也跟这如练月华一样亮眼。

他突然想出去走走。

尹昉在睡衣外裹上羽绒,揣着手机就出门了。街上寂静一片,连鸟叫都没有,小区中心的大转盘放了颗张灯结彩的圣诞树,鲜亮的颜色刺得人眼睛有些疼。

大风呼啸在耳边,哗啦啦地吹着光秃秃的枝桠,尹昉望着天空那轮明月,月光下澈,一点一点地勾勒出模糊的轮廓,眉眼,鼻梁,嘴唇,线条一点一点地开始清晰,他用月光在自己心里画了一个黄景瑜。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这幅画已经刻在脑海里了。

尹昉第一次对别人产生喜欢这种感情,也是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人就会开始把一切美好事物都和他挂上钩,用以形容他到底有多美好。

黄景瑜之于他,就和那些女孩子心中的白月光一样,敞亮而独一无二。

黄景瑜是被特别关心的提示声给叫醒的。

他做了个梦,梦里尹昉拉着他的手在星空下看月亮,他们坐在旷野上,就好像世间只有他们俩。

有些烦躁地打开了手机,点开QQ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特别关心大晚上的还没睡。

一轮圆月高悬在墨色天空,小区里那棵惹眼的圣诞树安静地立着,渐次流光融进这无边月色,树影婆娑。

只有一张图片,来自三分钟前的尹昉。

黄景瑜瞥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半。这些天太累了,他倒在床上不过三秒钟就睡着了,如果不是这个提示声估计会睡到天亮。他点开和尹昉的对话框,半睁着惺忪睡眼给他发消息。

黄景瑜:你怎么还没睡啊,大晚上的在外面吹风。

尹昉方才抬头看月亮的时候没注意脚下的路,结果给扭到脚一屁股坐在路阶上。他不敢贸然站起来,只能坐着揉腿,缓一会儿再起身慢慢挪回去。在这段时间里,他看月色太美,还是没忍住掏出手机拍了照片发了空间。

他也没想过黄景瑜这会儿还醒着。

尹昉:睡不着就出来走走,刚好今晚月色很美。

黄景瑜捧着手机等尹昉的信息,眼底擒着一丝笑意,被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施了魔法一样亮晶晶的。

他在屏幕上敲打:是不是特别想我想的睡不着啊?

发出去以后又觉得太过露骨,在后面添了一句:开玩笑的哈哈哈

尹昉收到信息忍不住笑出声,黄景瑜欲盖弥彰的功力太浅了,蹩脚的演技。他顺势推舟:对啊,我特别想你,你不来蹭饭我都吃不完了。

他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回信准备退出微信,尝试着一个人往家里挪,这个时候黄景瑜的电话打来了。突兀的铃声打破了街道的寂静,甚至在楼与楼之间形成了浅淡的回声。

“你回去了吗?”听筒那端传来黄景瑜的呼吸声和衣料相互摩挲的窸窣声,就如南部沿海初夏时恬静又舒适的海风,带了几分让人昏昏欲睡的魔力。

“没呢,等一会儿就回去了。你这么晚打电话,干妈知道得骂你。”尹昉的心头骤然浮上一阵暖意,声音里的浅笑像裹了最浓厚甜蜜的蜂糖,把黄景瑜这么多天的疲累和难耐都抚平了。

“没事,他们睡觉都很沉的,你穿够衣服了吗在外面吹风。”

“穿了,我在小区转盘这里坐着呢,风不大。”尹昉低头看一地斑驳的零碎树影。

电话那端开始陷入绵长的寂静,黄景瑜没有再和他说话,他轻悄地问了一句,“景瑜?睡了吗?”

“昉儿。”黄景瑜的声音低又沉,却又掺了许许多多的柔情,像点点熟睡的呼吸,窗外零落的雨点,一曲舒缓轻扬的夜曲。这样亲昵的称呼电的尹昉心头一阵酥麻,有些支吾地应了他。

“你抬头。”声音既像从头顶传来的,又像从听筒里传来的。

一个人披着月影朝他笑,眼瞳里流转的水波似是自天穹引来的星河汇聚而成。

他透过这双眼看遍了人间四季。

“你怎么来了?”尹昉抬头看黄景瑜朝他走来。

“我刚刚梦见你了。”黄景瑜对上他的眼睛,那双明眸似是剪了一段月华添了几颗碎钻,漂亮得人间难寻,右眼皮上的痣也在月下起舞翩跹,“有一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

“梦里出现的人,醒了就要去见他。”

“走吧,我陪你回去。”黄景瑜起身伸出手准备拉尹昉起来。

“嗯……我等会再回去。”

“怎么了?还想看月亮?这么晚了明天再看吧,快回去睡觉。”黄景瑜疑惑地问他。

尹昉见瞒不住了,只能实话跟他说,若不是夜晚静谧,那细若蚊蝇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我,我把脚扭了。”

“怎么不早说!”黄景瑜有些急了,“你刚刚应该跟我说啊,如果我不来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他蹲在尹昉面前,“快上来,我背你。”

尹昉有些害羞,连连摆手,“不用了,你扶我回去就好。”

“别说这么多了,你不上来我就用公主抱了!”黄景瑜紧皱一双眉,半是央求半是逼迫地催促着尹昉。

尹昉只能无奈地双臂环上黄景瑜的脖颈,上半身紧贴住他宽厚结实的背,黄景瑜抄起他的两条长腿,往上一颠,人就稳稳落在背上。

“你怎么这么轻,我觉得我可以抱着你转十几圈。”黄景瑜低头看着路,他估摸一下背上人的重量,眼睛笑的弯弯的,忍不住揶揄后面背着的人。

“我哪里轻了?是你太重了!”尹昉不服气地呛了一声。

轻淡又暖融融的鼻息喷洒在黄景瑜耳后,惹得他心里一阵颤动,发丝生出的浅浅香气,散在天地之间也散在黄景瑜鼻尖,顿然间云销雨霁,就连浩瀚星辰都降为尘土。

他走的不急不缓,平日里这段路都是骑着单车走的,现在用步行的方式显得有些长,尹昉絮絮叨叨的声音逐渐变的细微。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尹昉已经睡着了,睡得安稳,仿佛身下不是黄景瑜的背脊,而是春风送暖的南国沙滩上那把带了遮阳伞的躺椅。

黄景瑜有些艰难地打开门,踮着脚尽量不发出声音,免得吵醒了睡在沙发上的点点。他把人轻柔地放在绵软的床上,熟门熟路地从客厅的医疗箱里取出云南白药。

等他处理好这一切的问题时,指针已经走到两点半。

尹昉屋子里那盏小夜灯换成了之前黄景瑜送给他的莎莉鸡,蛋黄色的暖光映照着他可爱的睡脸,嘴唇抿的紧紧的,而点缀在左眼皮上的小痣却灵动的让人想留下一个甜蜜的吻,又或许是它施了什么俏皮的魔法,最后黄景瑜还是抵不住诱惑,用薄唇轻轻贴了贴。

温热的触感从唇瓣传来,煮成一碗蜜糖水灌入喉间,他又觉得补习班并不是那么难熬的事了。

更难熬的事,就是见不着尹昉。

黄景瑜借着尹昉腿扭了这个借口,又恢复每天早上接尹昉的习惯。 

南京越来越冷,圣诞节过后突然一下就降了温。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跨了年之后没过几天就期末考试。

黄景瑜这一个月的突击补课,最后还是拿个不错的成绩,杜老师还表扬了他。小麦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以前语文英语只能拿双位数的黄景瑜的成绩单,上面赫然标着三位数的分值。他只能无奈地掏出饭卡上交,愿赌服输地请黄景瑜吃饭。

领完成绩,高一高二就放假了,只有高三还得补两个星期的课。

黄景瑜依旧没有闲着,尹昉上学他也回学校训练,要不就打球,等他下课了再一起回家,有时候顺路也会去甜品店里买多糖芒果冰,大冬天吃冷的反而会有不同夏季的爽快,黄景瑜也开始接受加了许多糖,甜得发腻的芒果冰。

有时候忙不过来,尹昉也会去黄景瑜家里蹭饭,他干爹干妈都很热情,用黄景瑜的话来讲,就是比对他还热情,对比之下觉得自己可能是充话费送的。

过年前的气息愈来愈浓重,商场都已经开始摆起置办年货的柜架,尹昉也总算是得以从繁忙的课业中稍微解放了。

以前放不放假其实对于尹昉而言都无所谓,但今年有黄景瑜,他心里暗暗扳着手指数着放假的日子,也开始期待假期的生活。

评论(15)
热度(118)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