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丢三落四

#ooc预警

#毫无逻辑,没有考据,就是甜饼

#平行世界的他们,不要转出,不要当真!!这只是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w

#合理想象而已qwq

姜汁和牛奶的气味揉杂在一起,辛辣的姜味和香甜的奶味从厨房晃晃悠悠地飘出来,就像灯光能照亮房间一样,这好闻的味道也充盈了整个屋子。

蛋黄色的灯光柔和地铺洒在尹昉身上,他正忙着搅动砂锅里煮的姜汁撞奶,工装背心勾勒出分明的线条,肩胛骨因为搅拌的动作而活起来,像是要振翅欲飞一般。

本来窝在床上看电影的尹昉昏昏欲睡,眼皮耷拉着,头一点一点地几欲与周公下棋的时候,被突然打来的电话给惊醒了。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挂了,他嘟着嘴有些生气地摁开了手机,想看看是哪个骚扰电话大半夜要扰人清梦,盘算着拉黑。

结果屏幕上亮起来时,联系人那栏标着黄景瑜的助理小韩。他起来洗了把脸就给他回了个电话。

“喂,小韩,怎么了?”尹昉的声音带了几分慵懒睡意,尽数落进黄景瑜的耳中。

电话那端没有回应,连呼吸声都显得渺远。尹昉皱了皱眉,有些担心是不是黄景瑜出了什么事,“听得见吗?”

“昉儿。”电话听筒里传来的不是小韩的声音,而是每个夜晚都会压着嗓子跟他道晚安的声音,尹昉刚提起的心就因为这两个字而放下了。

“吵醒你了吧,刚刚小韩手太快了就给你打过去了。”黄景瑜试图用眼神镇压在他旁边想要抢回电话的小韩。

“还好,我差点要把他拉黑了。”尹昉轻笑 ,细微的电流声混杂着如温良春日的清朗笑声一丝一点地渗入黄景瑜的心里,舟车劳顿瞬间被抚平。

“我到北京了。”

“嗯?不是明天要去成都吗?”

“今晚约了导演,要见他。”听筒那端的黄景瑜有些可怜兮兮地说,“我可能很晚才能到家。”

“我等你回来,你吃饭了吗?嗯,想喝姜汁撞奶,还有吗?”尹昉听另一头的人絮絮叨叨地给他表演报菜名,眼睛又弯了几分,可爱的兔牙都不听话地跑了出来,“这么多,你是饿了多久啊?”

“我就是想吃你做的而已。”黄景瑜把头靠在保姆车的玻璃窗上,北京的街灯和行道树一一从眼前掠过,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映在他黑亮的眼瞳里,他不禁想起家中卧室里温软的蜜糖色小台灯,

“只有你做的,才能给我饱腹感。”

那份独属于黄景瑜的,不再漂泊的,安定的饱腹感。

尹昉听到这话,心都快软成塞北的一捧雪,澄净而甘甜,“大晚上的别吃那么多,不好消化。”

“好吧,讨好计划失败。”黄景瑜又说,“什么都可以没有,一定要有姜汁撞奶!”

“好,你快趁这会儿休息一下吧。”尹昉抿着嘴笑得有些无奈。

电话挂了之后,他便坐在沙发上一边刷微博一边算着时间给黄景瑜准备姜汁撞奶。他端着水杯往嘴里送,看到黄景瑜的机场路透图时差点没憋住一口水喷出来。

照片上的黄景瑜穿着白色紧身上衣,腰间系了件红色的格子衫,是GUCCI 2018的新款,和他之前北京电影节的红毯西装有些异曲同工之处——背后都有蛇形的刺绣。

‘这衣服,新买的吧。’尹昉思索当初给黄景瑜装行李的时候,貌似没有见过这件衬衫,‘想买情侣装?’

显然黄景瑜的小心思被大六岁先生看得透彻,尹昉盘算着等会儿要怎么鞭挞一下这个一不注意就飘的人。

指针快要走到12点时,门铃响了。尹昉把煮好的牛奶装入盛了姜汁的碗中,然后跑去开门。

楼道里的灯昏暗到看不清黄景瑜的脸部轮廓,映入眼帘的是风尘仆仆但挂了浅淡笑意的脸,半个月没能触摸的人此刻就站在门前。尹昉接过他手里的行李,把他拉进屋子里。

行李被随意地放在一旁,黄景瑜揽过半个月朝思暮想的恋人,双臂圈住他劲瘦的腰,隔着贴身的工装背心可以感受到暖人的体温。他把头搁在尹昉的颈窝,有些紊乱的呼吸打在他没有被衣料包裹裸露出来的前胸。

尹昉双手捧住黄景瑜的脸往上抬,拇指拂过他眼底淡淡的青黑,有些心疼,但他知道这是每个当红艺人都要经过的路,“这段时间辛苦了。”

“还行,进组学了很多,下次要能跟你对戏肯定不会差。”黄景瑜扯开一个清朗的笑,细碎的头发调皮地挣脱发胶的束缚,坠在额前,衬得那双眼睛更加透亮。

“那就好,你赶的刚好,我刚做好姜汁撞奶。”尹昉脱出黄景瑜的怀抱,从厨房里端出姜汁撞奶,还冒着热气,濡染了他那对灵动眼眸。

黄景瑜坐在桌前心满意足地吃完肖想了许久的甜品,然后被尹昉催促着进了浴室。

他出来的时候尹昉正靠在床头看书,虽然已经困的不住翻白眼了,黄景瑜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惹得尹昉有些羞恼地朝他丢了个枕头迎面砸到脸上。

他抱着枕头滚进被窝里,半个月前还是暖融的棉被,现在已经被换成了稍薄的空调被,就连家里的郁金香都开花了,风一来就能闻到馥郁花香。

他搂住尹昉的腰,手掌不安分地在他脊背腰腹游移,似是要打探这半个月是否恋人也有什么不同。

“快睡觉,明天还要赶飞机呢!”尹昉拍了拍他的手,“说起来,你那件衣服怎么回事?最近是飘了?”

“没有,我把之前那件很像的衬衫搞不见了。”黄景瑜闷在被子里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刚好看见这个,就买了。”

“…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这种丢三落四的毛病?”尹昉就听他胡诌八扯。

“其实今天并不是为了导演回来的,他说下周也能见面。”

“那你干嘛折腾自己。”尹昉不解地看着黄景瑜的发旋。

“我落了东西在家呗,特地坐飞机回来拿的。”黄景瑜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犯困而荡着水光的眼睛携了几分笑意盯着尹昉。

“我给你寄过去不就好了?你到底落了啥?”

“你想知道啊,把头低下来。”黄景瑜勾着嘴角坏笑,他捏了捏尹昉藏在被子里的手,示意他俯下身来。

尹昉将信将疑地俯下身,想着恋人又在搞什么神秘兮兮的东西。谁料他刚俯下去就被握住后颈,黄景瑜半撑着身子仰起头贴住了那对丰厚柔软的唇。

两人就依着这样变扭的姿势来了一记深吻。

黄景瑜舔舐去尹昉唇角挂着的涎液,朝尹昉笑得嚣张又惹眼。

“我落了个吻没拿,现在我回来取了。”

黄景瑜整个人缠住尹昉,尹昉不得已把腿圈住他的腰,听他胸腔隔着皮肉传出来的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黄景瑜哈着热气濡湿了尹昉的耳廓,得亏关了灯,不然就能看见红得滴血的耳根。

“其实我还落了个东西。”

“什么东西?”

“我把心落你那儿了。”

黄景瑜给自己的情话打了满分,正想等接受情话攻击的尹昉怎么回他。

可等了好久都没听见尹昉的回答,以为怀里的恋人已经睡熟了,他索性也不打算等了,阖眼准备潜入梦里。

这时一阵轻柔的话音响起,它先是飘散在空气中,最后又像珍珠项链一样串了起来一个一个跌进他的耳朵里。

“可惜我是个恶徒,这个一辈子都不能还给你。”

其他文走:归档

评论(25)
热度(337)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