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7

#学弟x学长paro,私设过多,雷请别点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BGM:カタオモイーAimer


前章:.6 .5 .4 .3 .2 .1


7.

我是把梦想纹在了身上。


好不容易从教练的魔鬼训练中争得一天休息时间的小麦正躺在床上和王彦霖吃鸡,结果被黄景瑜一个电话叫了出来,差点没被王彦霖破口大骂一顿。他一脸莫名其妙但还是坑了一把王彦霖出了门。

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地铁站的时候,黄景瑜正倚在栏杆旁看手机。

“这么着急叫我出来干嘛?”他撑着膝盖喘着气,拍了拍黄景瑜的手臂问他,“太稀奇了,你居然不和昉哥一起。”

“看,好看吧!”黄景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手机递了过来。

屏幕上是一个图案,细长的花剑荆棘缠身,却盛放出一朵小花,依着剑身写的英文用Chancery写的keep on,很黄景瑜风格的一个图案。而手机的主人神秘兮兮地凑到小麦耳边说,“我打算去纹纹身,让你出门见证一下这个时刻。”

“不是吧鲸鱼!你这么野昉哥知道吗?”小麦惊异地看着他,语气里都充满了不可置信。

“还没和他说呢,想给他一个惊喜。”黄景瑜赶忙从小麦的手里抢救下自己摇摇欲坠的手机。

“怎么突然想纹纹身?”小麦随着他一起走进地铁站,在他看地铁路线图的时候出声问他。

“嗯,坚定信念?”黄景瑜轻描淡写的说。

校庆之后他便萌生了想要纹一个纹身的念头,尹昉站在台上为他唱的那首《理想三旬》是灵感的来源,本打算在毕业之后再去纹,可他前几天收到了在国外接受治疗的教练的信息。

“教练给我发了信息,他的治疗做的不错,能回国看我下一年的比赛。”黄景瑜把手上的车票递给小麦,然后对他说,“我觉得这就像一个仪式吧。”

一个化茧成蝶的仪式。

他盯着手机地图,摸索着带另一个路痴来到了之前约好的纹身工作室。工作室里只有之前跟黄景瑜商量图案设计的纹身师,一个很温和的小哥。

“先随便坐一下吧,我去做个准备。”小哥开口跟黄景瑜和小麦打招呼,走进内间做准备工作。

工作室的风格也和小哥一样温润沉稳,木质的橱柜,暖色调的墙壁,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纹身图案,黄景瑜也没有掏出手机打游戏,而是开始浏览这些风格不同的纹身图案。

他这一个月交流下来对纹身也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样一个图案,是自己想要在皮肤上呈现出心中理想画面的一种手段。墙上的图案,有俏皮可爱的,也有性感妖艳的,刚劲有力的,这些一一从黄景瑜眼前掠过。

徒然他的目光在其中一幅由两个字母组成的图案。

那幅图很简单,明明两个字母组合在一起是有些沉痛的,但从设计稿的一笔一划中,这两个字母却拼凑出一段缱绻爱恋,沾满柔情似水和春日最柔软的花香,然后叩响心腔紧闭的门,灌进一屋子漂亮的花瓣。

这两个字母,是“IF”。

尹昉也是IF。

黄景瑜几乎呆住了,他为什么看到这两个字母最先联想到的是尹昉。
这时纹身师小哥走了过来,他瞥了一眼图案,有些诧异地问黄景瑜,“你喜欢这个?”

“嗯!”

“既然你喜欢,就听我讲讲它的故事吧。”

“这幅图,是我给我爱人画的。”纹身师小哥得到他的肯定之后轻声笑了,笑容如注了糖浆一样的甜蜜,他像是要娓娓道来一个故事一样,“他和我从高中一直走到现在。那个时候我们俩一穷二白,又因为我和他在一起这个原因,被家里赶出来了。”

“那会儿,我总是期盼很多空虚的东西,每天在他耳边说了很多如果,但有一天他跟我说。”

“人生没有如果,可是你有我。”

黄景瑜听他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眸光一下子被点亮,如同暗夜里的房间骤然拉开了窗帘一样星星点点地落满了星辉与月华。

“我想纹这个。”黄景瑜正色道。

纹身师小哥端详了一会儿墙上的图案,转过身来,语气有些正式且严肃地问黄景瑜,“你真的想好要纹这个吗?”

“是!”黄景瑜很郑重地朝他点头,眼瞳深处闪耀的光芒比当初跟他商讨图案的时候还要激动。

“能给你下定决心推翻之前自己设计的图案纹这个的人,他对你来说一定特别重要。”纹身师小哥清朗的笑声伴着话音传入黄景瑜的耳中。

“重要吗?”黄景瑜眸光闪动,像夜色中被暖风吹动时摇曳的烛光那样温软。

小哥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心里了然,“那,换一个说法,你特别喜欢他。”

“喜欢啊?”黄景瑜又一次反问自己。

在身上留下属于另一个人的标示,这样的决定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支撑起来的?为什么看到这两个字母想到的是尹昉?为什么相视而笑的时候有过一瞬间心跳加速,看他吃醋会开心,知道他生病会没来由的心悸,跟他在一起会安心?

他忽然间笑了。

原来是喜欢啊,黄景瑜。



黄景瑜并不在乎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喜欢就是喜欢,你无法推拒就选择接受。他这十六年来四平八稳地走到现在,就遇到这么一个让他心甘情愿去爬的坎。

所以纹身针一寸一寸地刺进黄景瑜的皮肉血骨之中,图案一点一点地在锁骨末端张牙舞爪起来,酥麻的刺痛感从锁骨末端通过神经系统传达到脑海时,却让他一寸一寸地更加清醒。

这两个字母就像拥有爱神丘比特的神箭一样,裹挟着耀眼的光亮射进黄景瑜心间。

这感觉就像梅子黄时淅淅沥沥的小雨,阴云连月不开,却在一刻悄无声息的停了,云散花开,日光下澈,那个曾想顺着他之间乘风而去的答案,他抓住了。

现在它紧扣住他的手十指相握,十指连心。

恍惚之间,它先是一团光,在化作一个人。

那人有柔和暖人的五官,有秀气的眉和清澈的眼,有纤长的脖颈和锁骨,有润物无声的话音,有骨节分明的手,有干净的灵魂,有一切黄景瑜喜欢的样子。

那个人可能是别人,可惜他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

那个名字只有两个字,却足够他用一生细细品尝,用心揣摩。

那个名字。

尹昉。



“你纹的是什么啊?IF?”小麦手指摸着下巴,盯着黄景瑜锁骨末端的图案,有些困惑,“说好的化茧成蝶的仪式呢?”

“现在不一样了呗。”黄景瑜显得很随意,仿佛之前那个在小麦面前炫耀自己设计的图案的人不是他一般,“你不懂的。”

“是,我不懂。”小麦敷衍地迎合了他,然后推了他一把,“快走吧,我饿死了。”

“我跟你昉哥说了,去他家吃。你自己一个人吃吧。”

“黄景瑜我怎么之前不知道你是这样重色轻友的人呢?”小麦作出惊恐状,甚至露出了有些痛恨的表情。

“那你现在知道了。”

母亲今天去走亲戚了没人做饭,黄景瑜心里盘算了一下,跟尹昉稍微撒了个娇,得了一顿丰盛又精致的午饭。

接到信息的尹昉彼时正在买菜,他给黄景瑜回了条信息,跟他说自己在菜市场。

过了好一会儿,他收到了黄景瑜的信息。

“等我,我去接你回家。”

尹昉的心砰砰直跳,眼角掩不住的欢愉雀跃都要化作俏皮的鸟儿飞出来。

他拎着大包小包从菜市场出来的时候,黄景瑜正在一边激情打王者一边等他,半倚着墙,旁边停着自行车。

“你来了啊!”黄景瑜见到尹昉出来,赶忙关了游戏,“走吧上车。”

“你就这样坑队友的吗?”尹昉笑着问黄景瑜。

他把买好的菜放进单车篮筐里,然后轻车熟路地跨坐在后座上,双手环住黄景瑜劲瘦结实的腰。黄景瑜愣了一秒腰上环着的手臂,在尹昉的催促下才蹬上了脚踏。自行车轮骨碌碌地往前滚动,沥青马路平缓,车轮碾过路面只有细微的滚动的声音。

他庆幸此刻尹昉看不着他的脸,不然所有的心意从那幅喜上眉梢的表情就可以原原本本的被读出来了,嘴角不住往上扬,连可爱的虎牙都遮不住。

“打游戏怎么比得上接送我们尹学长啊!”黄景瑜的声音带了几分调侃,随着风消散在空气中。

步入十二月的南京是携了寒气的冷,风扑朔朔地像带了把刀一样往脸上刮来,顺着缝隙灌进肥大的冬装外套,尹昉额头抵在黄景瑜宽厚的背脊,被他笼罩在温暖的环境下,脸是滚烫的,“你不冷吗,怎么也不围围巾?”

“没事,你不冷就好,我还年轻。”

“敢情你嫌我老?”

“没有没有。”黄景瑜连连摇头否认,回头给尹昉扯了个开朗的笑,“你重要啊!”

车有些摇晃,尹昉急忙催他回头看路,心跳却被方才的话撩得乱作一团。

“尹昉。”黄景瑜迎着寒风开口喊他,行道树的叶子落了一地,灿烂的朝阳毫无遮拦地落下来,

“谢谢你。”

“怎么了?”
黄景瑜声音变得有些飘渺,铺散在阳光下沾染上温度,“谢谢你的《理想三旬》。”

尹昉把臂弯收得更紧了,他没有回复黄景瑜,只是笑,一直笑到这趟骑行的尽头。

这一刻他们不必有交流,有些东西心照不宣。



“今天是出去了吗?”尹昉和黄景瑜吃完午饭后就坐在阳台的摇椅上。

点点很乖顺地趴在黄景瑜腿上,午后暖融融的阳光碰巧落在他们坐的位置,平日里懒洋洋的小橘猫在这样的好天气下睡着了。

“是啊。”黄景瑜摸着愈发圆润的点点,心里不禁吐槽他的伙食都没一只猫好。

尹昉放下手中的kindle,歪头问他,“是去纹纹身了吗?”

“你怎么知道?”黄景瑜还没做好告诉尹昉的准备,要是纹的原先的图案他还没有顾虑,但现在纹的这个,他怕被尹昉看出什么端倪。

结果没料到尹昉先挑起了这个话题。

“小麦跟我说了。”尹昉的眼睛对上黄景瑜,那双浅淡澄净的眼睛像是融进一整季的雪水,在日光下泛着水光,里面有几分跃动,“让我看看呗,我还没见过纹身呢。”

黄景瑜在心里默默给小麦记了一笔,下次和他一对一的时候绝对打他个落花流水。

“好吧。”黄景瑜有些无奈地将今天穿的衬衫的最上面两颗扣子解开,露出纤长漂亮的锁骨以及锻炼的很饱满的一小片胸肌,两个字母安静地紧贴在锁骨末端的皮肤上,“纹的这个。”

尹昉凑上前去细细打量,鼻息浅浅的,一丝不漏都喷洒在了黄景瑜裸露的皮肤上,有些温热,惹得那块皮肤泛起了淡淡的粉色,细碎的头发散发出几缕柑橘味的甜香,都像有翅膀一样萦绕在黄景瑜的鼻尖。

他稍微垂下眼眸去看尹昉的表情,细密卷翘的睫毛在眼窝处烙了一层浅淡阴影,却遮不住那双因为长久盯着屏幕看书有些疲累而显得湿漉漉的眼瞳,他不由得有些脸红。

“纹身挺好看的。”尹昉抬头冲黄景瑜扯出一个俏皮的笑,可爱的兔牙就这样挣脱唇的束缚,“不过配上你那点痞气,更像个老大了。”

“没有,我可是个好学生。”黄景瑜为他没有看出其中的内涵而感到有些庆幸。

“好学生才不会纹纹身,那么瑜大哥可以说一下为什么要纹纹身吗?”尹昉倚着躺椅的扶手,手肘半撑问他,眼睛里亮闪闪的。

黄景瑜抬手把扣子扣上,琵琶骨因他的动作而活起来,纹在锁骨上的字母振翅欲飞,他靠在椅背上,抬眼望晴空万里,“我……”

他顿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说,声音轻柔,似是把六月夏夜璀璨星子和清朗月光都揉碎融进话音里一样,那深情双眼透过尹昉玻珠一样的瞳孔照进他的心腔。

“我是把梦想纹在了身上。”

我不奢望人生的如果都能成真,只求余后的生涯能有你的陪伴。

你便是我刻入骨血皮肉的梦想。

黄景瑜太累了,他躺在躺椅上和点点睡作一团,高大健壮的身材蜷在躺椅里显得有些可怜。尹昉叹了口气,爬起来从房间里取了条稍厚的毯子,盘算着是不是要换个三人大小的躺椅了。

他低头给黄景瑜盖上毯子,顺势也钻了进去,毕竟黄景瑜身上热乎。黄景瑜没有依仗的物体,睡得头一点一点的,尹昉见状便凑过去,轻柔地把黄景瑜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松散的衬衫随着黄景瑜的动作往下滑落了一些,露出那两个安静躺在他锁骨边缘的字母。

尹昉盯着那两个字母,像是能盯出一朵漂亮的小花一样,又或许这在他心里就是一朵独一无二的小花,是代替他开在黄景瑜身上的小花。

他怎么会跟黄景瑜说,看到这两个字母的时候,他的心跳直逼120。也托他上过几次表演课,控制住自己不断想要上扬的嘴角和弯成弧线的眼睛,糊弄了黄景瑜的眼睛。

也太明显了吧,他想到这里,脸上就徒然飞出两抹胭脂,像颗熟透了的小苹果那样水润透亮。还说什么把梦想纹在了身上这样的话,这个又怂又可爱的土味情话大王,这个芳心纵火犯。

这场战斗还没开始,黄景瑜就被敌人识破,率先输了半筹。

尹昉端详着身边人熟睡的脸,嘴唇微张,时轻时重的呼吸声在他耳边起起落落,有些刺人的发丝蹭得他颈窝麻痒,平日里不笑就会显得冷硬俊朗的五官在午后阳光下变得有些软乎乎的,软的尹昉都想偷偷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只有风感知得到的吻。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丰厚的唇蜻蜓点水一样给了在睡梦中不知情的黄景瑜一个吻,裹挟了不属于冬日的甜蜜花香和青涩喜意。

再晚一点吧。

再晚一点告诉他,我喜欢他。


最后的最后尹昉也扛不住睡意,倚着黄景瑜的脑袋睡了过去,两个人大半夜才睡醒起床吃夜宵也是后话了。



少年人的爱恋永远不怕时间,一开口便是一辈子。

评论(17)
热度(145)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