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5

#学弟x学长paro,私设过多,雷请别点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大概3-4w字这样,希望不坑

#原创人物出没!!请注意避雷x


BGM:下一秒-张碧晨

前章:.4  .3 .2 .1



5.

大抵四肢纤长,身材有料的男生,打篮球都会特别帅吧。



尹昉总算熬过了痛苦的七天感冒周期,一边感冒一边考试的艰难让尹昉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脑袋像塞满棉花一样,思绪也如打结的麻绳越理越乱。解数学题时甚至差点看错题目,地理题的图标也是在第二次看题时才留意到。

期中考的成绩在过了一个周末之后便准时发放到学生手上,好在成绩单上的分数还算合格。尹昉的这声感叹引起周围人的一阵哀嚎。

坐在他旁边的小郭同学和小王同学尤为不满,“昉哥你体谅一下我们。”

“你地理全级第一好吧,要不是因为你老师都不会出这么难。”

“结果考了85还要说考的一般,求你做个人。”

蒋小姐姐看不过眼,敲了他俩的头,“那也是昉昉平时学习认真,他可是请了三天假的人。”

尹昉吐了吐舌头,淘气地笑,“对啊,我可请了三天假你们都没考过我。”

“昉昉你什么时候这么皮了,是不是和鲸鱼学坏了!”王同学掏掏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啊!”尹昉听到王同学随口提的一个名字,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哎呀赶不及了!”他背上书包匆匆地跟周围的人告别。他三步并作两步地朝楼下跑,额前碎发随动作不停跳动,他眼睛朝着篮球场不住张望。

尹昉没有跑下去,只是站在校道上往篮球场看,其中有个场被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几乎不用怀疑就可以得知那个场上有谁,就算人再多他也能一眼就看见黄景瑜。彼时他正与对手的大前锋一对一。

亮晶晶的汗透湿了白T,脚下一双AJ6樱木花道也干净的泛光,麦色的皮肤布上一层水意,汗水顺着脖颈淌下,从锁骨处隐入衣襟之下,他就像柔光铺满的钻石,在哪里都熠熠生辉。

黄景瑜一个虚晃,晃倒了左手边的对手,然后抓紧时机,一个胯下运球,动作流畅地一个转身,手腕弯曲,轻轻一抛,教科书般的三分球直愣愣地连篮筐篮板都没沾,从篮筐中心落下。场下的女生把平素里的温婉全都抛下,都为这个进球而尖叫不已。

期中考后最重要的活动就是这个将要持续一个月的篮球赛,学生自由组队,但只限于同年级之间,比赛也是同年级之间进行,决出年级里的头名之后就有不同年级之间的对决。

高三的比赛一般在周三下午进行,而高一高二就没有时间限制,每天都排了比赛,今天刚好是黄景瑜那一队的比赛。

从比分牌上明晃晃的分数,尹昉得知黄景瑜正处优势。虽然赛程已然过半,分差拉开有十分的差距,对方队员也没有气馁。对方球员从小麦手里抢断,然后一个长传,防守的王彦霖恰巧被另一个人引走了注意力,其他两人也被跟死,篮下一个基础上篮追回两分。

王彦霖是隔壁班的,他和黄景瑜都是体育生,平时也一起打球,久而久之就熟悉起来。

“没事,下一个能拿下。”黄景瑜拍拍王彦霖的肩膀,他又凑近了点朝王彦霖说,“既然用快攻打我们,那我们也快攻。”

小麦接过球,缓步走向对方的篮筐。对方的防守阵型也很严密,人盯人,内线轮换。作为控球后卫最需要的就是在球场上找到能够得分的队员。黄景瑜朝他招手要球,他一个快传,球就落到黄景瑜手里。

他依旧与对方的大前锋一对一,但这次没有死磕,而是一个后传给了王彦霖。他就趁这个换防的时机跑到三分线外。

“王彦霖!”

本作势要投篮的王彦霖听到黄景瑜的声音后一个假动作将球传了过去,球落到黄景瑜手上,他屈膝,手肘一弯,漂亮的弧线终结在篮筐内。

3分。

尹昉看黄景瑜一身水淋淋的样子跟队员拥抱,那个笑容张扬而自信,觉得有些晃眼。看黄景瑜打比赛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他几乎把每个动作都钻研的尽善尽美,或许动作技巧上还有些生涩,但连贯性上绝对不差。

今天太阳有些毒辣,虽然已近傍晚,日光浅淡,散落在灰扑扑的水泥地板上,深重的影子也被投射在地面上。

尹昉决定去小巷买份多糖芒果冰犒劳一下这位勇者。他转身朝校门走去,骤然起了一阵微风,额前的头发随风游移四散,露出一小截白皙的皮肤。


等尹昉回来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黄景瑜瘫坐在地上,还穿着方才打比赛的短裤短袖,靠在篮球架上和小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有些懒懒散散的,有女生围上来打招呼都没什么兴致,他将目光放远,就看见提着一个袋子背着书包的尹昉向他这个方向走过来。

他乐颠颠地起身跑向尹昉,从他手里接过袋子,“你可算来了,刚刚看我比赛了吗?别告诉我没有,我会难过的。”

“看了一会儿,然后我就去给你买东西了。”尹昉抬头看他汗津津的样子,又看了看他光裸的手臂,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把衣服穿上,着凉了怎么办?”

“你照顾我啊!”黄景瑜不在意地笑笑,明亮双眼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琥珀的颜色,“我们不是家人吗?”说完他便转身走去篮球架下取东西,徒留尹昉一个人站在原地。

心跳声如雷贯耳,尹昉将手背盖在唇上,他甚至感觉若是此刻开口说话,它都要不听话地跳出来跑到黄景瑜面前毫不遮掩的表露自己的欢愉。皮肤像被火点着一样,从耳根一直燃到脸颊,整个脸都布了一层淡粉色。

家人这个词或许别人提,甚至是干妈提起,他都没有这样剧烈的反应,可只有黄景瑜。他口中这两个字像什么诱人犯罪的事物,语气里的笃定和真诚都引导人一步步走向深渊。这两个字在黄景瑜口里说出来,就是变味了。

尹昉觉得有些不妙。

“走吧。你给我买了啥?”黄景瑜从篮球架下走回尹昉身边,准备过去揽他的肩却被躲过去了。他稍微低头看了看,却发现尹昉通红的耳根,脸被双手捂住,盖的密不透风,他有些慌张地将手背贴到尹昉的额头上,“不会是发烧没好全吧?”

尹昉移开捂住脸的手,轻轻将黄景瑜放在额头上的手拿开,他说的有些支支吾吾,“我……我没事,就是……突然觉得有点热。”

“真的吗?”黄景瑜有些将信将疑。

“真的!”尹昉有些急了,连连点头朝他说,“快走吧,点点还在家等我们。”

“啊,差点忘了它,估计已经饿的不行了那家伙。”黄景瑜像是才想起来的样子。

“对啊,也不知道随了谁,特别喜欢吃。”尹昉跟在他身后,弯着嘴角慢悠悠地说。

“那肯定不是我,是它橘猫的基因决定的。”黄景瑜对自己的推理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却不想正中某人下怀。

“我也没说是你呀,这么急着否认。”

“啊尹昉你学坏了!”黄景瑜有些委屈的指控道。

“那也是和你学的!”尹昉不甘示弱地回敬。

落日西照,暖光映得两个人衣襟发亮,他们一阵匆匆对视,又像是被对方逗乐似的,不约而同地别过头背对着彼此笑。那笑容就和这落日一样,影影绰绰,飘飘渺渺,却在彼此心里愈发真实。

“啊,芒果冰再不吃就要化了!”



黄景瑜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起码在同年级里,能实打实跟他一对一并从他手下拿分的除了王彦霖,整个年级就没几个人了。恰巧这两人又在一个队,强强联合之后高一级的比赛显而易见就能猜到冠军队伍。

因为高一级的比赛队伍是三个年级里面最少的,所以高一级的比赛是最快结束的,大概一周的时间就已经打完了。从黄景瑜第一次比赛到拿到高一级的冠军,几乎所有关注比赛的学生都记住了这个人,和他打配合的控球后卫小麦-麦亨利和中锋王彦霖也在同一时间火了整个年级。

尹昉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惊讶,黄景瑜本身就具有受人追捧的气质,况且他人好长的也帅。特别是在球场上散发荷尔蒙的时候,几乎全部的尖叫都因他而起,镇定如他时不时也会为他的一个进球而欢呼雀跃。

周五打完最后一场比赛回家后,黄景瑜磨着本打算在家看书的尹昉陪他去买新的球鞋。

尹昉看着眼前这个眼睛泛着水光,嘟着嘴企图换求他肯定的大男孩,而后想起自己的鞋也到了该换的时候,只能无奈地点点头。然后毫不意外的看到大男孩露出他可爱的小虎牙。
黄景瑜在他病好之后就住回原来的房间,偶尔也会回自己家看看,但报备给出差的母亲和依旧留在丹东的父亲之后这半个月就没回去住过了。

他起得比平时周末更早一些,这个点的小区里都是打太极拳的爷爷奶奶或者是跳广场舞的年纪稍微大一些的阿姨们。窗外梧桐树的叶子已经落了大半,站在料峭枝头鸣叫的鸟雀就能很清楚的被发现。

黄景瑜将尹昉的房门悄悄打开一个缝,如他所料床上的人还没醒,素色的棉被将整个人裹进去,只能看到头顶一小撮细软的黑发。点点乖巧的窝在角落的窝里,喉咙里还发出轻柔的咕噜声。

他将门合上,笑着出门回去拿钱,心里还在默默盘算等会是买豆浆油条还是西点回来做早餐。

黄景瑜提着从小区出门之后右手边开的早餐店里买的豆浆油条回来时,尹昉已经起床换好衣服了。深蓝色的衬衫配牛仔工装裤,其中一边的吊带还被巧妙地绑着,本就显嫩的脸此时更加少年。今天的黄景瑜挑了一件橄榄绿的大衣,里面是黑色卫衣和破洞牛仔裤,和尹昉的风格有几分相像。

后来他俩上街偶遇王彦霖的时候还被吐槽车间兄弟进城。

尹昉叼着牙刷,还是有些犯困,他循着声音出来看到黄景瑜手上提着的早餐就来了兴致。黄景瑜知道他对那家早餐店的豆浆油条情有独钟,这也是叫醒一个人最好的做法。

给点点留了午饭以后两人便出门了。新街口离他们住的地方有些远,坐地铁也得晃悠半个小时,两人都没有玩手机,而是扶着栏杆开始闲聊。话题都属于挺没营养的生活琐事,有时候黄景瑜会说王彦霖的一些糗事--尹昉是王彦霖初中的学长,他们俩当时都是一个社团的,所以互相认识。后来又不知怎么扯到了点点身上,黄景瑜就跟尹昉说丹东老家的萨摩耶。

谈起爱狗的黄景瑜眼里都放着亮光,他刚毅的脸部线条被地铁的灯光软化,尹昉就这样看着他兴致勃勃地谈天说地。

地铁上的乘客慢慢变多起来,他们俩的位置从门中间被迫移到车门与座位那个狭窄的角落。黄景瑜让尹昉站在靠里面的地方,他把一只手撑在透明的挡板上,另一只扶住栏杆,将一方天地围出来,把拥挤难耐都挡在了外面。

尹昉有些过意不去,“要不你站里面吧?”

“没事,你那身板我都怕他们把你挤扁了。”黄景瑜打趣道。

“没大没小。”尹昉笑骂一句。

车厢有些晃动,站在黄景瑜周围的乘客又有些推推攘攘,他一不留神就朝尹昉的方向倒去,脸几乎一下子就凑到了他面前,距离不过三五厘米。靠的太近了,他可以看到尹昉那双泛着荡漾水光的眼睛里倒影的自己,甚至可以数清根根分明,细长如轻薄蝉翼的睫毛,脸上细小的绒毛和肌肤的纹理都肉眼可见。

尹昉眼疾手快将他扶稳,黄景瑜触电一般将身子直起来,他在尹昉的疑惑中将头别过去看窗外,隧道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嘈杂的声音都被过滤的干净,他只能听见“砰砰”的声音,不知是车轮和铁轨碰撞的声音还是心脏与肉体碰撞的声音。

车厢内的灯光太过明亮,玻璃太过通透,他就着漆黑将自己的脸看了个清楚,眉梢嘴角都带了点点难以察觉的笑意和害羞,他不得不用手指盖住双唇才能将欣喜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他是在为什么而雀跃呢?

黄景瑜自己也想不明白。



下了地铁黄景瑜拉着尹昉就直奔NIKE的旗舰店,鞋架上琳琅满目的鞋款和配色让不怎么关注运动相关的尹昉挑花了眼。黄景瑜嘲笑了一下老年人昉,又被尹昉以克扣伙食的惩罚而乖乖认怂,在一旁很专业的跟尹昉讲解球鞋的型号款式和性能。

“尹昉!”一个娇俏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了。”女孩拉着一起走的同伴上前和他们打招呼,“你还记得我吧?”

“顾梦?你怎么在这里?”尹昉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意识到还没有打招呼便会以一个微笑。叫顾梦的这位姑娘有高挑细瘦的身材和精致的脸蛋,气质优雅,留了一头乌黑长发,放在以前就是黄景瑜会喜欢的类型。可他方才在和尹昉商量买鞋的事,此时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出来打断他们的交谈有些不爽,最重要的是,这个女生和尹昉很熟的样子。

“我刚从国外回来了,和朋友出来逛街,没想到遇见你了。”顾梦莞尔一笑,她手指轻拨,将垂在脸颊旁的碎发别到耳后,“我还不敢认呢,你旁边站了这么大个帅小伙,不介绍一下?”

“对啊昉哥,你也不介绍一下,这么漂亮的小姐姐是吧。”黄景瑜的语气里带了点不自知的酸溜溜。

“我的错我的错,来,这位是黄景瑜。”尹昉有些不好意思,他摸了摸鼻尖,右手轻轻拍了拍黄景瑜的背,“然后这位是顾梦。”

“哎,原来你就是黄景瑜啊。尹昉之前经常跟我说起你呢!”

“是吗?”黄景瑜有些不可置信,他低头看了眼尹昉,而话题的主角则有些害羞地让顾梦别说了,“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她是……”

“我是他前女友啊!”顾梦很爽快地说,“不过后来我觉得跟他在一起就跟渎神一样,还是做姐姐的好。”

“哎,我得走了!你们慢慢逛,玩得开心啊!”

就像一阵来去无影的风,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尹昉和黄景瑜两个人站在原地了。

“昉哥,原来你谈过恋爱?”黄景瑜脸上挂着调笑的表情,心里却翻江倒海的不知是因为不敢相信尹昉这样乖巧的人也会早恋还是他不希望尹昉有过女朋友。

“你就听她瞎扯,我们俩是之前一起学跳舞的。”尹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姑且是师姐弟。”

“真的?”黄景瑜半信半疑,但内心的天秤却朝肯定的那边缓慢的倾斜,直到否定的这边再无筹码。

“真的!”尹昉给了他一个笃定的眼神,他从小到大就不会对黄景瑜说谎。

“那为了补偿我受伤的心,你得和我买同款。”

“我本来也没打算挑呀。”尹昉眨眨眼睛,对他说,“我本来就决定你买哪个我就买哪个了。”

意外收获和尹昉穿同款的机会,黄景瑜把方才的事一股脑倒个干干净净,喜滋滋地去给他们俩挑鞋了。



“顾梦,你干嘛要耍他呀,你和尹昉啥时候在一起过了?”顾梦的同伴走了一会儿还是把疑惑说了出来。

“哎,那俩小子看得我都急,什么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看看黄景瑜那眼神,恨不得把我往醋里泡。”顾梦老神在在的说,“这样的我都见多了,不骗骗他怎么行。”

“不过,估计他俩还是不会一下子就开窍,除非其中一方做出什么惊世骇俗惊天动地的事。”顾梦皱了皱眉,慢悠悠地说,“不然就得凉了。”



心动就是一瞬间的事,当你意识到它的时候,所有的爱意与欢悦都会化作潮水汹涌袭来。

只是它藏得太好了,好到大家都被蒙在鼓里。



#题外话:鲸鱼都是细细揣摩对尹老师的出手力度和说话轻重,连心动都是小心翼翼的,凭什么你这种人要对我们捧在心尖上的小王子这样下手,你的良心不会痛的吗?(请摆正你儿子的地位.JPG)


拒绝撕逼,有事私聊


评论(11)
热度(133)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