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爱你就像爱生命

#可能参与时间线又可能不参与

#北京前几天下雪的突如其来的产物

#不甜,还深夜报社(我做个人没有大半夜发)

#ooc是我的,他们是彼此的!!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大天使 @有文化 不达要求但我真的尽力了qwq

尹昉起了个大早,他揉揉惺忪的睡眼从温热暖和的被窝里,从柔软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睡衣被占有欲强大的恋人揉得乱七八糟的,他随意地理了理,慢悠悠地坐在床边穿好拖鞋。

他叼着牙刷含着满嘴薄荷味泡沫的时候,窗外开始飘起小雪。

已经步入仲春的北京难得落了雪,尹昉匆匆洗漱完之后就倚在通往露台的门边看起了雪。雪点轻乎乎地掠过漆好白漆的栏杆,他忍不住跑到卧室将还忙着和周公下棋的黄景瑜叫起来。

“景瑜,外面下雪了!”尹昉趴在他耳边轻悄悄的说,话音里藏了几分雀跃,“起来陪我看雪吧!”

黄景瑜后半夜才从机场匆匆赶回家,此时还有些困,他紧紧抓着被子不放,将自己缠成一条毛毛虫面包,“嗯……我再睡一会。”

艺术家是喜爱雪的,毕竟他和雪有那么多契合之处:澄澈又干净,轻盈又自由。

“好吧。”尹昉向来照顾忙碌的恋人,此时他显得有些小失落。和爱的人一起什么都不做,依偎着看雪估计是艺术家心中对浪漫的设想之一。

他裹着一张厚重的毯子,穿着棉拖打开阳台的门,外面呼啸的风挟着雪粒吹到他的脸上,冰冷触到温热的皮肤很快就化作水珠滚滚而下。调皮的雪粒粘在他细密双睫之上,眼波如潺潺流水,就那样静悄悄地赏庭前雪。

雪才将将开始从天际往下落,地上,车上,树上都仅铺了一层浅淡的雪,柔光碎屑融进堆砌而起的雪,嘈杂声也悄然躲进这些窄小的缝隙里,四周骤然没了声响,徒有微弱的落雪声。

尹昉坐在露台放着的摇椅上,那双水晶一样通透明澈的眼睛倒映出此时的三月飞雪。他唇微张,皱一皱眉,都让人觉得世界是为这样一个容颜如玉的人下一场最美的雪。

一个又沉又滚烫的身躯从后面圈住了尹昉,那有力的臂膀将他往后带了带,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尹昉的下巴微微向上抬起,映入眼帘的是恋人布满笑意的脸,还有两颗惹人注意的小虎牙。

尹昉也笑了,他主动往上凑去,将两人的距离缩短为零。唇瓣和唇瓣相贴,一个滚烫一个冰凉,然后体温开始交换,直到彼此平衡。

黄景瑜低垂眼眸看恋人顺从地合上眼睛,细长的睫毛像是要挨到他脸上一样,轻柔地挠动,将他的心也搅得一塌糊涂,甚至要化作一池春水随波逐流汇入尹昉身体里。

他被尹昉叫醒之后也睡不着了,索性爬起来去看看他的恋人在做些什么。当他看到裹着洁白毯子坐在露台看雪的尹昉的背影的时候,那道背影融在雪景里,像是下一秒就要撑着风雪羽化成仙。

他有些慌了。

尹昉跟他在一起是出乎他意料的,他仿佛是从上天手里抢下了一位仙人做自己的伴侣。

他忍不住过去抱住他,企图证明这不是一场梦。

当然尹昉主动吻他也是出乎意料的。

尹昉迫不及待地想和他接吻,让方才独自在露台看雪时的孤单与不安消解。

“你刷牙了吗?”尹昉额头抵着黄景瑜,开口问他。

“你这么说,确实没有。”黄景瑜眨了眨眼睛,在回答的时候往后退了退,不意外的看到尹昉的脸色有些变化。起初接吻过后是有些气喘吁吁的,脸上布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现在他貌似有点小嫌弃,但眉眼里还是装着欢喜的。

“你怎么不早说,我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尹昉抬手作势去掐他的脸,却不想手被抓住,犯人还强硬地将手指插入指缝十指相扣。

黄景瑜将尹昉拉到他怀里,裹在尹昉身上的毯子滑落,铺展在露台上,他紧紧拥住怀里的恋人,“我这不是一起来就想陪你来看雪吗?”

“跟你分开一刻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呀。”黄景瑜的头埋在尹昉的颈窝处,有些硬的头发轻轻摩挲,轻淡的痒意透过皮肤最快到达心脏,“你就当这是下雪天的特权吧。”

“我就几天没见你,你说情话的技术又高深了不少。”尹昉有些无奈地伸出手臂攀上黄景瑜的后肩,宽厚的背曾在醉酒的时候背过他,也为他挡过大雨。

“没办法,欧洲人太热情了。”他像是要赖在尹昉身上一样,奈何尹昉又推不动这稳如泰山的身体。

“快给我去洗漱啦,还说那么多话。”尹昉忍不住抬腿轻轻踹了一下黄景瑜的小腿,谁知那人竟将肌肉绷紧,他像是踢到石块一样还有苦不能言。

黄景瑜在尹昉要扣他伙食的边缘试探,最后还是乖乖的去洗漱了。

开玩笑还好,真惹恼了心疼的还是自己啊。

黄景瑜从浴室出来时,尹昉正将自己团成粽子坐在露台上了。摇椅就放在一旁,可他就是要坐在冰面一样的地板上,这地板赤脚踩在上面都如走在刀刃上一样,坐这么久可还得了。黄景瑜赶忙跑过去准备说他,却发现地上铺了毯子。

关心则乱。

尹昉看到黄景瑜过来,将毯子分了一半给他。兴许是屋内的暖气与屋外的冷冽不相融合,尹昉打了个喷嚏,黄景瑜终于有机会名正言顺地将他塞在怀里。

“这样是不是暖和多了?”

“不,这样太热了。”

靠得太近了,黄景瑜就像个太阳一样,太热了,让他由身及心都近乎沸腾,更何况这个人还时不时凑过来亲他,要不就捏捏他的手。

黄景瑜把下巴放在尹昉的肩上,而怀里的人索性向后靠在自己的胸膛。别的不说,其实就这样安静的看雪是一件很舒心惬意的事,思维放空了,就如这个世界只剩两个人一样。这样一个难得的空闲的,仲春飘雪的日子,两个年轻人粘在一起,看天穹悠悠飘落的雪一层一层地落在树上,车上,地面上,给这个尘世铺了一层软乎乎甜腻腻的奶盖。

黄景瑜有些饿,他想吃尹昉煎的荷包蛋,最外围一圈是焦香酥脆的,蛋白又是软的,最内里的蛋黄是半生不熟的。他还想吃尹昉做的桂花糕,小汤圆和年糕汤。

他凑到尹昉耳边说话,有几分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意味,鼻息浅浅拂过他的耳廓,“昉儿,我饿了,我想吃荷包蛋,还想吃桂花糕,小汤圆,年糕汤,薯片鸡翅,锅包肉,酱骨架。”

尹昉无奈之下起身去了厨房。黄景瑜像树袋熊一样趴在他身上,跟他一起走进厨房。

翻翻找找好久,从冰箱和橱柜里搜罗出来的只有低筋面粉和抹茶粉,几片吉利丁片和一小块黄油,奶油奶酪和一盒蜜红豆,还有几个鸡蛋。这就做不成黄景瑜想吃的桂花糕,小汤圆和年糕汤。

这可咋办?尹昉思索了片刻,突然有了主意。

“刚好你不喜欢吃甜的。”尹昉朝黄景瑜眨了眨眼睛,有几分浅淡笑意和狡黠,“既然是下雪天,那我们一起做抹茶蜜豆慕斯吧!”

尹昉就像未知的天气,你永远不知道他在下一秒会给出怎么样的惊喜。

“好啊!”

制作蛋糕永远是精细活,尹昉将黄油称出30克,连同10克牛奶和三小勺抹茶粉一起倒入透明玻璃碗里,温度保持在25度左右。

鸡蛋壳敲在碗边,轻易的就碎了,蛋黄连着蛋白一起落入碗中,转瞬间三个鸡蛋就跳进了碗,蛋壳被打发给黄景瑜处理。白砂糖哗啦啦地洒进碗里,盖了薄薄一层霜。尹昉动作精准且迅速地放水到锅中,铁碗在锅内隔水加热,温度控制在37度左右时铁碗被轻巧地捞出来。

黄景瑜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使用打蛋器的一天,他拿着尹昉塞过来的打蛋器有些蒙,“我该怎么做?”

尹昉稍微比他小了一号的手就这样握了上来,白嫩的手背与健康麦色的皮肤形成强烈的色差,“你看我的动作。得保持这个速度,这个力度,这个角度,懂了吗?”

“嗯……”黄景瑜有些费力地搅拌着砂糖与蛋液的混合物。开始还会有些难以掌控使得搅拌物往外跑,可到后面掌握了技巧之后也能很快速的将其打至浅白色。

尹昉取出筛子将低筋面粉倒入其中,分两次筛入混合物,再用刮刀翻拌均匀,“诶,你打的挺好的,可以出师了。”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黄景瑜有些小得意,被尹昉在厨艺上得以认可对他而言已经是很高的嘉奖了。

面糊绵软,有些雀跃地投入先前做好的抹茶酱的怀抱中,尹昉垂眸,细白的手握着刮刀,面糊和抹茶酱被细致地搅拌,妥帖的融合在一起。而搅拌好的材料再次倒入剩余的面糊中进行处理。这次任务交给了黄景瑜。

他趁尹昉毫无防备的时候用食指沾了一点面糊抹到他脸上。

“都多大的人了!”尹昉只能笑骂他,而本人却丝毫没有要认错的想法,还跟着笑。

“得快点做,不然要等很久才能好了!”

翻拌均匀的面糊平均分成两份,将1/2的面糊倒入模具内,尹昉早早就将烤箱预热到210°,中层烤10分钟,而后立即取出倒入剩下的面糊再烤10分钟,抹茶的清淡香气从烤箱的缝隙中飘然而出。

这段时间内,奶油奶酪110克加砂糖30克隔水软化成糊状。吉利丁片加清水泡软,隔水融化成液态,加入奶酪糊中。淡奶油打至7分发,加入先前做好的蛋液与砂糖的混合物之中。

黄景瑜打开蜜红豆的盒子时还偷尝了一颗,甜到掉牙了,他只能凑上去亲尹昉。却不想尹昉早有准备,在他凑上来那一刻塞了一块姜过去。

“昉儿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

“谁让你什么都不管就偷吃啊?”

蜜豆是深红色的,像玛瑙一样一颗颗被埋在米白色的绵软雪地里。做好的慕斯馅被小心翼翼地尽数倒入垫有一块蛋糕的慕斯圈内,尹昉稳稳地盖上第二片蛋糕片。

“抹茶粉5克加热水20克调至完全融化,然后把它放凉。”尹昉一边做一边跟黄景瑜说,“淡奶油80克加砂糖30克打至七分发。”

“七分?”

“就是之前我做出来的那样。”

冲好放凉的抹茶水倒入打发好的淡奶油中搅拌均匀。拌好的慕斯馅需倒在蛋糕顶层,最后放冰箱冷藏4小时以上才能进行最后的脱模。

剩下的步骤有些索然无味,黄景瑜便靠着墙壁,打量身着家居服的尹昉。他围了可爱的sally围裙,窗外投射进来的光有几分明亮。那个曾经他认为在神台上端坐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人此刻为他洗手作羹汤。

逆光的轮廓有些模糊不清,可黄景瑜却放了心。

他大概真的留住这位仙人了。

“还有四个小时才能吃,要不我先给你煎个荷包蛋?”做完最后一个步骤的尹昉才反应过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

“不用了,你陪我睡觉吧!”

“哈?不是才醒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下雪天。”

对啊,反正是下雪天。下雪天,连一起睡觉都是浪漫的事。

黄景瑜将尹昉带倒在绵软的床上,阳光透过素净的窗帘落了一地,他像包饺子一样裹住尹昉。
尹昉有些透不过气,推了推他,而沉闷的声音从胸腔一直攀沿到嘴唇,“昉儿你怎么这么好?”

“你什么都会做,像神仙一样。”

“怎么了,突然这样说?”尹昉从他的包围圈里冒出头来问他。

“我怕你太好了,别人要来抢。”

他抵住黄景瑜的额头,鼻尖对鼻尖,双手捧着黄景瑜的脸,“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我既然选择跟你在一起,就是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了,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尹昉笑着说,话没说完,剩下的半句消融在呢哝相贴的唇间,“它真讨厌,但只有一点好,那就是爱你。”

两个人睡了一个绵长纠缠的回笼觉,起来时窗外的雪势已经加大了,飘飞的雪片就像鹅毛一般。

尹昉打着哈欠从冰箱里取出蛋糕脱模,切成精致可爱的样子。

黄景瑜还和今早起来的时候一样坐在露台上,下面垫了一条厚重又足够暖和的垫子,他的双眼明亮,就这样看着尹昉走来。

一步一步,像是要把时间都走慢了。

他们分享一条毯子,一块蛋糕,以及一个美妙的下雪天。

往后他们还会分享一个家,一份澄澈干净不染纤尘的爱,和相互扶持的一段生命。

“昉儿,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哪句?”

“就你刚刚说的那句。”

爱你就像爱生命。

 

 

*题目与王小波老师的《爱你就像爱生命》同名

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强烈安利《爱你就像爱生命》

 

 以及我真的想写成那种温馨到一碰就落泪的,结果写成美食博客了

评论(19)
热度(254)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