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多糖芒果冰.1

#学弟x学长paro(很久不写连载你们将就看看吧)

#年龄操作有!ooc有!!

#会大修!文笔真的被我吃掉了qwq

#毫无逻辑,就是写着开心

#大概3-4w字这样,希望不坑qwq

BGM:青い夢-森翼

1.

我从时光那头嗒嗒跑来,带着一身风尘,而你还在。


天色开始逐渐昏暗起来,已近深秋的傍晚有些过分凉爽,树叶沙沙响,被风不停地吹着。

“你给我站住!”踩着黄昏背着书包刚从球场出来的黄景瑜被叫住,眉头忍不住皱了皱,乌黑的眼珠上下打量了一番站在眼前一脸怒气的男生。

他的手臂稍稍抬起来,带了带单肩背着的书包,额角的汗顺着线条分明的侧脸往下淌,一滴一滴落在白色校服上,汗珠落在布料上晕染开来,变成一朵朵深色的花朵,布料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他完美的肩部肌肉。

刚打完球的喉咙干得冒烟,他喘着热气抬起手臂随意地擦了擦汗,然后吞了吞口水润润喉咙,“你是谁?”

“你就是黄景瑜?”男生啐了一口,“就一个新生,还抢我女朋友?”

这下轮到黄景瑜一脸茫然,“你女朋友?”

“前几天还给你递水,你别狡辩啊!”男生恶狠狠地说。

经过提醒的黄景瑜依稀记得前几天打球的时候,有个还挺漂亮的女孩子来给他递过水,但是他没有接那瓶水。女生又高又瘦,五官深邃,如果是长头发的话他说不定会喜欢,但也不一定,虽然长得好看但比起柔美更符合酷这个字。

“你女朋友吗?我又不知道是你女朋友。”黄景瑜看着眼前的男生,扯了扯嘴角,同时手里的篮球和地面碰撞发出低沉的声音,准备从他身侧走过去,“再说了我也不喜欢她。”

男生被他无视的态度弄的更加气急败坏,他长臂一伸就把他挡下来,“不许走!”

十六七岁的人年轻气盛,黄景瑜有点上火了,他身高在同龄人里算是出类拔萃的,但是眼前的男生和他差不多高,他转过身瞪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听说你会柔术,敢不敢比一场?就现在!”男生大拇指朝身后体育馆的方向指了指,挑眉问他。

“你就是找这种借口跟我比赛而已吗?”黄景瑜不屑地朝他笑了笑,转身朝体育馆走去,“比就比。”

“你们两个,是打算私下打斗吗?”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同时制止了两个人的动作,那道声音清澈透亮,像冬日里最暖的那缕日光,清清浅浅淌过心间。

这条路通向单车摆放地点,如若按照平时训练时间结束,几乎是没什么人从这里经过的,除却高三留下来晚修的,大家都早早的就放学回家了。

黄景瑜侧过身瞄了一眼来人,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那张秀气的脸几乎看不出年龄几许,如果只看外貌或许是同级生,但他读了三个月书,却好似从来没见过。

“你……”他正准备出声让来人不要干涉自己,但那个男生却先他一步出声,笑得跟方才一脸凶相判若两人。

“昉昉,你怎么来了。”

黄景瑜的眼睛紧紧锁定在那个被叫做昉昉的男生,看他朝他们走来,嘴里还稍微带了点质问的口味,“你又欺负新生了?”

“什么叫又?我就没欺负过,而且你看我女朋友……”男生被他说的有些面红耳赤,挠了挠后脑勺。

“那是谁前几天扬言要来找学弟麻烦的?”尹昉拍了拍男生的肩膀,“她我帮你劝好了,是你惹她生气了自己还不知道,跟学弟没有关系。”

男生有些惊愕地睁大眼睛,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便急急忙忙地离开,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给黄景瑜送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对不起啊……是我没……”尹昉微微仰头,那双含笑的眼睛对上黄景瑜黑亮的眸子时怔了怔,说到一半的话瞬间转了一个方向,“你……是不是黄景瑜?”

他们是一所重点高中,黄景瑜是体育特长生走特招进来的,身高腿长,俊朗潇洒,人也是好相处的类型,有时候会开可爱的玩笑,所以在高一年级很出名,可眼前的男生,虽然看着比自己还小,但黄景瑜从刚才的对话也能听出他以貌取人了,不是同年级的人,认识他的机会不多才是。

没想到眼前这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学长居然会认识他,“嗯,我是黄景瑜。”

尹昉眨了眨眼睛,然后勾着嘴角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那抹笑容就像三月烟雨的江南那样柔和可人,“看来我没记错,走吧,我请你吃东西,算是为那对傻情侣给你道歉了。”

黄景瑜这样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目光却忍不住往尹昉身上瞟。

白色的衬衫制服配上那副眼镜显得过分乖巧,藏在镜片下那双潺潺流水一般温润沁人的眼睛,你得要细细观察才能看出灵动生息,左眼的痣是点睛之笔,衬得人有几分仙气,衬衫上领口的扣子没有扣好,露出白净纤细的锁骨,身姿修长,最可人的是那对稍厚的唇瓣,让人很想尝尝味道。

比起帅气的人,黄景瑜更喜欢美丽的人。

看了片刻他居然觉得眼前的人有几分眼熟,黄景瑜甩了甩头,别是被美色迷晕了脑袋。

小巷子的路七拐八拐,临路两旁的街坊在破旧的街灯下有些明暗交替的朦胧,两旁的小店,有修鞋的,补衣服的,买零食的,最后他们在一家甜品店门前停下。

“进来吧!”尹昉推开玻璃门。

黄景瑜长腿一跨就进去了,店内的装潢偏向简约,白墙黑桌椅,开放式厨房,店面不大,能装得下五六桌。

天已经快黑完了,店里稍微有些冷清。

“老板,两份芒果冰,多糖!”男孩撑在吧台旁跟里面闲坐着的人打招呼,他弯了弯眼角朝老板笑着说。

“等等!我不喜欢吃甜的!”黄景瑜看到男孩没有询问自己的意见就直接点了多糖连忙出声制止,可是尹昉已经扫码付了钱。

“哎呀,我忘了,你不喜欢吃。”尹昉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不过这里的芒果冰不加糖的话很酸的,老板这里到了晚上只有这个了,我下次再请你吃别的吧!”

黄景瑜找了一个窗边的座位坐下,书包放在了邻座的位子上,听到尹昉的话之后朝他摆摆手,示意没事。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摁亮屏幕满屏都是信息提醒。

母亲给他发了好几条微信,说家里的奶油草莓寄来了,又说他干妈从国外回来看望他们,顺便让他跟干妈见个面,再见见她的儿子。

黄景瑜是丹东人,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在这个城市住过,一直到三四岁又回去丹东老家读书。后来父母为了大学能上的好,特地从丹东搬了过来,但搬到这里两三个月都没去看过住一个小区的干妈的儿子,母亲也是才知道这件事,让他赶紧回来到时候见面给他赔个不是。

黄景瑜对干妈的儿子其实印象并不深刻,幼年时代的记忆总带着雾蒙蒙的气息,不能清楚的拨开那层迷雾,他只模糊记得有个身影时常在他身边陪着他。

“多糖芒果冰,请慢用。”

黄景瑜的头由看向窗外的方向转了过来,他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甜品就已经出炉了。

新鲜的芒果和炼乳缠绵不休,安安静静地躺在刚打好的冰沙上面,入口是浓烈的香芒味,混杂了炼乳的甜腻和清爽的酸甜,冰沙打得细碎,刚好能入口即化。

“尝尝吧!”

黄景瑜听他的话将信将疑地勺了一口尝了尝,口腔里被冰凉和酸甜充斥,味蕾不会感到任何不适,而多加的炼乳并没有让整个甜品都显得太过腻人,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味道,让人感觉到幸福。
他高大结实的身材挤在一个并不宽的位置里小心翼翼的吃着芒果冰沙,显得有几分可爱。尹昉坐在他对面,单手撑着下巴,月之中旬时是弯的,就像他的眼角也是弯的。

那双眼睛像是揉碎了乡村六月的星星,落得满眼都是,他就那样柔和地注视着吃的欢快的黄景瑜,看他嘴角上残留炼乳的痕迹,悄悄地露出兔牙。

外面的灯早早地点亮了,路灯是昏暗的,而室内的白织灯却亮眼的很,他们坐在靠窗边,一半隐藏在阴影里,一半又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却融合的那么好。

“好吃吧!我这儿还有一份,你别吃多,容易寒胃,吃一半就好。”尹昉将自己的那份推给了黄景瑜,彼时他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叼着勺子在回味方才味蕾的享受,不停地点头赞同尹昉的言论。

“啊,不用了,这个热量高不能多吃。”黄景瑜的眼睛里有几分雀跃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他想起教练给他定的体重目标就很崩溃,他将尹昉推过来的那份又推了回去,“我是体育生,得控制体重。”

尹昉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出声,黄景瑜一脸疑惑地看他笑,但好看的人笑起来真的会让人缴械投降的,他也不禁跟尹昉一起笑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调皮地逃脱上唇的遮挡,跳了出来。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黄景瑜抹了抹眼角,急忙指了指尹昉放在桌上的手机。

“喂,妈?……好,我等会儿就回去。”

“急着走吗,一起吧,我妈也催我了。”黄景瑜已经恢复过来了,他等尹昉接完电话以后问他,然后顺手从凳子上将男孩的包拿起来,递给他。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我还得买点东西回去。”尹昉接过背包有些歉意地向他眨了眨眼睛。

“没事,那我先走了。”黄景瑜也不在意,朝尹昉摆了摆手便转身走了。

“待会儿见!”尹昉的回答声在空气中缓慢地消散,那阵阵的音波颤动空气,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黄景瑜的耳中。

若是没有,等会怕是会大吃一惊吧。

哎,刚刚忘问人家名字了。黄景瑜记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妈,我回来了。”

他把钥匙放在玄关处的鞋柜上,从里面取出拖鞋,一边跟母亲打招呼一边换鞋,他不经意看了一眼平日里空荡的鞋柜,上面多出来了一双高跟鞋。

“景瑜,快过来,干妈等你好久了。”母亲停下在谈论的话题,朝他招呼道。

黄景瑜走到客厅,果不其然,沙发上正端坐着一位梳着利落短发,有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的女人,最主要的是,气质优雅,一看就受过高等教育。

“干妈好。”

黄景瑜跟女人打了声招呼便转身走去厨房,从冰箱里拿出草莓,洗手池里传来水流动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停止了。

一颗颗鲜红饱满的草莓被洗净端出来放到茶几上,“干妈尝尝丹东的草莓,特别好吃。”

女人朝他笑了笑,“刚刚你妈妈已经让我尝过了,味道很好。”她说着顿了顿,复又笑道,“小时候昉昉就特别喜欢来你们家吃草莓,他很喜欢吃甜食。”

“昉昉就是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小哥哥,你记得吗?”母亲在旁边给干妈补充。

“不记得。”黄景瑜很诚实的摇了摇头,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倒是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昉昉还在学舞蹈吗?”母亲和干妈开始闲聊。

“跳了几年芭蕾,觉得太束缚了,便不学了。倒是做饭越来越顺手了,有时候会给我发照片,他还喜欢吃甜的,却不怎么见他长肉。”

“哈哈哈哈他从小就是那样,不像景瑜,多吃点就容易长膘。”

“可能是太累了,我常年不在他身边,他一个人虽然说过的挺好的,但毕竟一个人,还是得麻烦你们一下,特别是现在高三了。”

黄景瑜掏出手机打王者荣耀,一边听她们的谈话,一边在脑海里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人。随着话题的逐渐深入,黄景瑜的脑海里描绘的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别人家的孩子。

“叮咚”,门铃清脆的声音打断了黄景瑜脑内作画的过程。

“快去给你的竹马开门。”他被母亲指使去给他的青梅竹马开门。

“来了!”他腹诽,这算哪门子青梅竹马啊。

其实他也对这个所谓的青梅竹马充满了好奇,他的构想中这样优秀的人实在是太过少见了,他怀揣着那么一点期待,一步步向门把手靠近,这些期待在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全部化作一句话。

“原来是你!”

黄景瑜瞪大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刚道别不久的男生,那双眼睛依旧是那样的清澈,这次甚至有几分戏谑,他歪着头朝他笑,手里还捧着一袋子的新鲜蔬菜。

“对啊,是我,我是尹昉。”

评论(12)
热度(194)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