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迟到

#ooc预警

#锅都是我的,甜是他们的(虽然根本不甜)

#毫无逻辑,根本不严谨

#偏鲸鱼视角

#真的没时间好好斟酌了qwq只能写成这个样子(掉粉之作)

有一段日子,我甚至听不到时间在转动的声音,以为就这样定格,就这样碌碌无为。

深秋时节的夜晚凉薄如水,快要步入初冬的十一月末的上海,是冷冽且干燥的。

黄景瑜在一家烧烤店打工,有很多小女生会冲着他好看而光顾,他也乐的和她们聊天。

只是最近,有个男孩来的特别勤。

“一份烤羊排。”

那个人又来了。

黄景瑜冲他笑了笑,“今天来的真晚,再过一会儿你就见不到我了。”

那个男孩有一双暗藏星空的眼睛,左边的眼睑上有一颗痣,为这张本来纯澈的脸添上几分不自知的诱惑,“就是特地来见你的。”

他的声音干净而真诚,黄景瑜每天都能听到许多的女孩子说这样的话,可是只有他,只有眼前这个男孩,是发自内心的。

唇角不着痕迹的往上勾,他低着头看烧烤架上的羊排滋滋地发出被火灼烧的声音,油脂从表面浮出来,翻个面之后便娴熟的撒上一把孜然和椒盐,修长的手指上有几个创口贴,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你怎么又被烫伤了。”男孩皱了皱眉,从背包里掏出一盒创口贴,上面印着sally鸭的图案,“这个给你,明天我过来的时候给你带一瓶外伤药。”

“上次你给的创口贴都没用完呢,又给我一盒。”

黄景瑜把烤好的羊排装盘,接过创口贴,“哎这个鸭子好像你啊,也是厚唇哈哈哈。”

“就是因为像我才买的,现在便宜你了。”男孩嘴上虽然在抱怨,却还是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兔牙。他接过烤羊排,坐在靠近烧烤架的位置上。

“这次请你了,外伤药就不用了,你跳舞的,留着自己用吧。”黄景瑜擦了擦手,收拾了一下烧烤架,便也走到他身边坐下,靠在座椅上。

他们俩甚至没交换过名字,却能像处了很久的朋友一样,一边交换着食物,一边捧杯庆祝。

黄景瑜并不是不想和他做朋友,可每次一提到这件事,男孩就假装没听见或者开始转移话题,久而久之便不再提起。

其实现在这样更惬意自在,不用担心随时离去。

“对了明天……”黄景瑜突然想起什么,他转过头准备和男孩说,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

铃声在深夜的路边显得刺耳。

“喂?……好……我现在过去。”男孩朝他摆摆手,示意他得离开了。

黄景瑜也跟着摆手,频率缓慢,甚至有点不舍,男孩渐行渐远的背影给他一种,再也不会出现的感觉。

明天是黄景瑜的生日,18岁生日。

他离开家来到上海,已经快过去一年了。他有时候会很迷茫,也会有看不清前路的时候,但他也迎着这些尖酸刻薄,就这样一路走下去。

第二天他叫上了许多在上海认识的好朋友,去下了馆子。他拿着啤酒罐子,晃晃悠悠地跟朋友走在路上,笑声能传的很远,却没能传到他心里。

我这是怎么了?他这样问着自己。

周围的人都是认识的人,却不是自己想见的人。

他有些醉醺醺的,因酒精而模糊的双眼突然闯入一个身影,迎面朝他跑来。

来人手里拿着一瓶外伤药,撑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沉重的呼吸声告示着方才经历过怎样的剧烈运动,他抬起手将药递给黄景瑜,断断续续地说:“可……可算找到你了……来,这药给你……我……祝你生日快乐!”

黄景瑜以为自己眼花了,霓虹灯下的一切都显得朦胧不清难以辨认,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人还在他眼前,含水的眼眸泛着亮光,就好似秋季落秋雨时,安静的湖面被雨点波动的淡淡涟漪,那双眼睛含着笑意和缱绻就那样看着他。

就像无法挣脱的沼泽,他觉得自己快要陷进这双眼睛里去了。

喉结上下翻滚,他不由分说地拉起男孩的手,朝朋友说了声让他们先走。

“你走那么快去哪?”男孩乖顺地跟着他,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他带着男孩一直走到黄浦江边,江面上寒气沉重,但是男孩的手腕却是温热的,一直源源不断地给黄景瑜供暖。

“我没办法给你什么承诺,但是我想和你做朋友,我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黄景瑜把他拉到江边的石护栏旁边,眼睛因为喝醉而蒙上的雾气,无害而让人心颤,他把头靠在男孩肩窝上,“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我们从第一步开始好吗?”他在肩窝处蹭了蹭,小心翼翼地开口。

男孩并不吃惊,他比黄景瑜矮上半个头,骨架也偏纤细,他有些费力的拍拍黄景瑜的背。

“景瑜,别着急。”

黄景瑜听到他喊他的名字,猛的抬起头,“你……”

“听我说。”男孩弯着眼角,抬头仰看着他,“我今天找你,先跑到了研究所,没看见你,然后我又跑到了烧烤店,还是没看见你,最后我在偏僻的马路上找到你了,对不起,我迟到了。”

“苦难是很多的,我迟到了,没能陪你走这一段,我也不能陪你走完这一段,因为我得走了。”男孩的目光向远处望去,黄浦江附近好多高楼大厦过几年才拔地而起,可黄景瑜从男孩的话里看到了未来。

“但是景瑜,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正在向你走来,带着最美丽的爱情。你要做的只是在他出现之前,好好地照顾自己。”

黄景瑜看着男孩被灯光掩映的明明灭灭的侧脸,丰厚的唇瓣一句一句的说着,“你以后会被很多人喜欢的,努力让我在未来见到你。”

男孩顿了顿,朝黄景瑜笑了笑,“闭上眼睛。”

他不安的合上眼,突然唇瓣传过来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

“让我在未来见到你,然后爱上你。”

“还有,今天是你17岁的生日,不是18岁。”

黄景瑜睁开眼时,男孩就不见了。

仿佛那个人从来没出现在他生命里。

但他记得男孩说的,“未来”。

他开始拼命的工作,从在烧烤店打工到当平面模特,他希望自己正在朝男孩口中的未来一步步靠近。他也生过退意,怀疑男孩说过的话,可他忘不了那双眼睛。

他就这样半信半疑地一步步走下去,直到那天在飞机上看到和记忆深处重叠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陪他走过最艰难的小半年,他差点以为只是南柯一梦,却在快要忘记的时候出现了。

那个人面容清秀,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捧着kindle在看些什么。

他走过去,俯下身跟他说话。

他说,我是黄景瑜。

他迎着那人诧异的目光还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迟到了。

我迟到了许多年,时间就是如此的奇妙,它没能让我在最初的时候遇上你,也没能让我在苦难的时候遇上你,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在最好的时候遇上了彼此。

正如爱情,它总会如期而至。

*写在后面

不知道大家真的读懂没有,写的很乱,以后要是出无料的话会大修,真的一篇写的不如一篇。

想写的是在认识鲸鱼后的尹老师突然莫名其妙的穿越回去了,然后他凭着记忆找到当时的鲸鱼,陪他走了一段苦难的时间,鲸鱼的生日是他时空之旅的节点,所以他用电话挡掉鲸鱼的邀请,不想让他有什么负担和牵挂,但他忍不住,还是去给他庆祝生日了。

鲸鱼知道尹老师的存在,却找不到他,所以他迟到了。

而尹老师认为自己没有在他苦难的时候找到他,所以觉得自己迟到了。

但是迟不迟到并没有关系,他们都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了最好的彼此。

另:200fo的福利是车,估计这周会放。小心被我一个摆尾甩出车。

其他的文::D

评论(9)
热度(132)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