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ooc预警

#毫无逻辑,没有考据,就是甜饼

#平行世界的他们,不要转出,不要当真!!这只是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w

#真的都是瞎编的qwq我没有尹老师那么厉害的能力,就凑活一下吧

少年坐过的船上,落着白色的花瓣,花瓣倏尔变做羽毛,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悠长的梦。

“景瑜,陪我去卡萨布兰卡附近的小岛吧!”尹昉拽着黄景瑜的衣角,视线由下即上,左眼皮上的痣显得整张脸更为动人,那双湿漉漉的黑眸望着他,带那么一丝哀求,“我一个人不敢去。”

刚到卡萨布兰卡的时候,尹昉就开始念叨着想要去那个无人之境走一走,一直到现在也快过了半个月了。

“可是今天不是要去海清姐那儿包饺子吗?”黄景瑜被他看的心跳加速,说话的时候也拼命压抑自己的声音,生怕一个不注意,躁动的心就从嗓子里一跃而出。他摸了摸尹昉的头,不自觉地就将自己代入“顾顺”的角色,“下次陪你去。”

尹昉看着黄景瑜逃跑一样的背影感到发愁,他其实并不是害怕一个人出去,几年前自己徒步西藏的时候比这个更危险。只是,上一次听完景瑜谈心后,那个没有到达眼底的笑让他太过在意了,他想看他释怀的笑。

尹昉因为艺术读过人生哲理浓重的书,经历过许多不一样的人生,却偏偏不知如何打开黄景瑜的锁,那把沉重的锁压的他喘不过气。

他叹了口气,转身去找杜江。

“你们俩关系可真好啊。”杜江含着笑,不禁打趣起尹昉,“行啊,我答应你。”

“……怎么说,也是搭档啊,大家一起这么久都是好战友了。”尹昉的脸都红了,嘴里冒出来的话还是官方回答,拼命掩饰自己的心思。

“是啊,好战友。”杜江忍不住笑出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家里人。”

“江哥别胡说!”尹昉红着脸跟杜江急了。

黄景瑜正准备过来招呼他们去吃饺子,就看见杜江摸着尹昉的肩膀,说着什么,尹昉连耳根都红透了。

心里暗暗吃味却无话可说的黄景瑜不开心。

“尹老师,我们今天去你上次说的地方吧。”过了几天总算捱到了没戏放假的时候,黄景瑜敲开尹昉的门跟他说,杜江昨天有意无意地又提了一嘴,让黄景瑜很在意。

“尹昉说不是你陪他去就不好玩了。他还来跟我说让我陪他呢,可是我哪有时间啊,队长找我喝酒,海清找我做针灸。”

“真的吗!”尹昉摘下金丝边的眼镜站起来,窗户外透过来的午后的阳光特别温柔,亲吻着他的侧脸,黑色的瞳孔被映成通透的茶色,如同漂亮的水晶,一眼就能望到底,“你等我换个衣服我们就出去!”

果然让杜江哥旁敲侧击一下效果会更好呀,什么都不清楚的尹昉是这么想的。

门吱呀一声开了,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的黄景瑜抬起头来,一个带蓝色头巾的少年就这样立在自己眼前,浓眉大眼和高挺的鼻梁,带了几分阿拉伯风情。

“走吧!”尹昉背着相机招呼已经看呆的黄景瑜,“牧羊少年的奇妙之旅!”

梦是上帝的语言

说是小岛,其实也不算,严格来说是陆地延伸到海洋的一个半岛而已。

他们跟着骑骆驼的行人,亦步亦趋地走着。

黄沙漫漫,落影沉长,碎屑的日光与细密软沙重合,黄色过了还是黄色,只有深浅不一的构建出整个沙漠世界,被风沙侵蚀过的石头时不时出露沙面,曾经古早的时代也有商队在这里行走。

小岛上空无一物,只能站在礁石上向海远眺。

尹昉和黄景瑜就这样并排走着,鞋印被流沙倾盖,时光磨蚀脚底250万年前的富饶土地。

“你知道吗?曾经的撒哈拉也不是这样的荒漠。”尹昉温润的声音响起,与辽远的沙漠海洋融合在一起,“时光会带走很多,包括我们。”

“很多事情都像这里的细沙一样,捧着放不开就越难释怀,但若只是随手抓来把玩,很快就随风消散了。”他的眼睛琉璃一般透明纯粹,黄景瑜甚至可以从里面看到面露疑惑的自己。

黄景瑜没有说话,他在思索,他在聆听,他很享受尹昉跟他说话的这个过程——在尹昉心中,这一刻他是特别的。

“梦是上帝的语言。”尹昉笑着说,“其实是他让我带你来的。”

尹昉在来卡萨布兰卡的前一晚,梦见自己和黄景瑜走在这样的大漠上,梦里的他笑的敞亮,和他身边的人一样。

一声绵长的羊叫打碎了此时的宁静,尹昉转过身,蹲下来摸了摸它的脑袋,“居然有羊,难道是圣地亚哥的羊走丢了吗?”

“圣地亚哥?”黄景瑜站在他旁边问他,“那是谁?”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看过吗?”尹昉抬头看他摇了摇头,“那本书很不错,你可以看看。”

尹昉在和羊互动,对话中止。

他的寥寥数言让黄景瑜的心锁解开一些,平淡的话语和透彻的道理总是相伴而生。

“景瑜。”

尹昉的声音轻又脆,他唤的那一声名字就像细软的羽毛在心尖上挠动了一下,黄景瑜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就像什么神仙妙语一样好听。

谁也不必担心未知的事情,因为谁都能得到他期望和需要的一切。”

尹昉坐在礁石上,腿悬在边缘,呼啸的海浪和唯一的羊,帽檐遮住他的眼睛,镜头生了翅膀,飞越四千年。

他小跑过来朝着黄景瑜笑,“拍好了?让我看看!”

他低头看着尹昉的帽顶,反扣的帽子没能遮住卷翘长睫,落在眼窝处的剪影剪进多少时光。黄景瑜把手机递了过去,他拍照技术其实并不算特别好,但是这张照片特别有意境,天,地,大海,动物和人,一切都是美而安静的。

又或许人是美的,所以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知道自己喜欢尹昉,那是一段秘而不宣的感情。

他动情是应当的,尹昉对他的笑都是毫无保留的,对他的好也是没有欲念的,他能跟自己说心里话,也能安心的躺在自己肩头沉睡。

他正被人信赖着和期待着,那曾经埋在心里的苗冲破沉重的枷锁,为他遮蔽干涸已久的心。他对惶惶不安的未来突然有了向往,对曾经过去的艰酸突然有了释然。

但是今天他才知晓,这是爱,他甚至报以幻想的确信尹昉对他也是如此,两个认识不到三个月的人,却有了爱,但这不虚假。

因为方才尹昉跟他说话的时候,分明从眼睛里看到同担岁月荣光的想法。

爱是什么?

在你之前,不知生;在你之后,不惧死。

他笑了,是那种没有声音却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笑。

他稍微低了低头。

他凑到尹昉耳边说。

他说。

“我很开心,谢谢你,我的尹老师。”

黄景瑜回去的路上睡着了,他倚在尹昉身上,睡的安详。或许是今天走累了,又或许是放下了什么,让他得以安心。

尹昉调整了一下坐姿,看着方才拍的几张照片,裹着蓝色头巾的男生笑起来跟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清澈,醉人的落霞在他的眼中光影难辨。

他低头看了看黄景瑜,忍不住用手去描绘他的眉眼。

其实黄景瑜不知道,还有一句话,尹昉在讲《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时候没有说完。

现在他只能在睡梦中听了。

尹昉用微弱的气音轻快地又坚定地说。

“我爱你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合力助我来到你的身边。”

北海道快递走:

生日大餐走:

评论(8)
热度(167)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