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瑜昉]黑照

#ooc预警

#毫无逻辑,没有考据,就是甜饼

#平行世界的他们,不要转出,不要当真!!这只是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w

#脑洞来源于鲸鱼的生日照

一勺料酒,两勺盐。

刀片在洗干净的鸡翅上划了三道痕,蒜瓣被剁碎,两者巧妙的融合在一起,放在透明的器皿里,撒上一定量的胡椒粉,静静放在准备台上腌制三十分钟。

薯片被装进密实袋内,擀面杖碾过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与旁边正“咕噜咕噜”煮着骨头汤的灶台相附和组成轻快的小舞曲。

薯片碎被安放在白瓷碗里,腌好的鸡翅蘸上面粉,再到蛋液里滚了一遭,最后落在薯片堆里,均匀的裹上了一层金色的外壳。

烤箱预热至180度,剩下的鸡翅如法炮制,然后整齐的摆在烤架上,烤17分钟。

骨头汤的淡香已经逃脱锅盖的束缚,飘荡在厨房里,混合着砂锅里番茄鱼的酸甜味,电饭锅里啤酒鸭的小麦香,桌上干炒羊排的黑椒味。

尹昉手里的菜刀还在不断起舞,他将大白菜切碎,和肉末搅在一起,酱油和盐落入碗中充分搅拌。和好的面团被切成小块,擀面杖将面团碾成中间厚四边薄的饺子皮,勺子盛起馅轻巧的被放在皮上,四指灵巧地将馅用皮裹起来。

白胖的饺子很快就包好了,番茄鱼被端到桌上,水煮开,饺子就在尹昉的驱赶下滚进沸腾的锅里。

“叮!”烤箱的提示音响起,薯片鸡翅装盘,木质底盘配上柠檬片和薄荷叶,细细密密地被撒上辣椒粉和罗勒碎。饺子也浮出水面,漏勺一捞,尽数装进骨瓷碟中。

最好看的是樱花碟上点缀的两团樱色大福。

骨头汤在最后出锅,清甜的香气从厨房一直来到饭厅。

尹昉是天生的好厨师。

从国内飞到泰国,提前订了民宿做生日大餐,尹昉连轴转了两天忙忙碌碌,为的就是给黄景瑜过生日。

“叮咚。”门铃刚好在饭菜布好时响起,尹昉围着可爱的黄色围裙,上面印着sally鸭,他一边说着来了,一边小跑到玄关打开门。

门打开了,一个黑影直直坠了下来,黄景瑜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趴在尹昉身上,下巴在尹昉锁骨窝蹭个不停,嘟嘟囔囔地抱怨今天太劳累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条镜头拍了好久都没过,好累啊。”

尹昉伸手拍了拍他的背,任由他撒娇,手轻轻的抚着后脑勺,理顺他被风吹乱的头发,“没事没事,我做好菜了,你刚好赶巧。”

“啊!我闻到了骨头汤和番茄鱼的味道。”黄景瑜一下子被满屋子食物的香味勾的满血复活,“真可惜,没能看你做菜的样子。”

“这有什么好看的?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尹昉拉着黄景瑜的手腕,将他牵到饭桌前坐下,“今天还做了新菜,你尝一下这个薯片鸡翅。”

饭厅的光线柔和,暖黄色的灯亮又不刺眼,尹昉的轮廓因为逆光而显得有些模糊,白净的脸上一抹明艳的笑,疑是惊鸿照影来,他围着可爱的小围裙,不再像平时那样带着疏离感,而是能够一捧就能拥住。

黄景瑜听他絮絮叨叨的介绍菜式,夹菜,清润柔软的声线通过空气传播让他能够感知。他突然发现,曾经独处时冰冷的,没有生气的,安静无比的心脏,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变的鲜活起来,连水倒入茶壶的声音都变得灵动。

爱倒在水中听得见。

黄景瑜不知怎么的有点想哭,他在上海打拼了快十年,前面七八年的日子有时候甚至不能按时吃饭,天天都在为生计奔波,后面拍了网剧算是一炮而红却又瞬间跌落谷底,差点一蹶不振。但是他认识了尹昉,在摩洛哥烈日下,眯着眼朝他笑的那个尹昉。

不是剧里的观察员李懂,而是那个会熬夜陪他聊天,那个牵着他走街串巷去拍照,那个教他做菜,那个将沉入深海的鲸鱼唤醒的尹昉。

“景瑜,怎么了?”尹昉开心的说了好久,却没听见黄景瑜一句回复,眼前的人低垂着头,平时宽厚的身影此时显得孤单而清瘦。

黄景瑜长臂一伸,将尹昉拉过来,劲瘦的腰肢很轻易的就被圈住,他将头靠在尹昉柔软的肚子上,声音有些哽咽,“尹昉,谢谢你。”

尹昉将黄景瑜的手臂轻轻拨开,然后蹲下身去亲吻他的眼窝,“别难过,我会陪着你。”

就像什么神奇的魔法一样,他慌乱的心因为一句话而安定。

尹昉的吻最后落在唇角。

“景瑜,还有好多日子,我们要一起走。”

“这个薯片鸡翅真好吃!!”黄景瑜手指上还沾着薯片的碎屑,平时有事没事总喜欢吃零食的薯片的碎屑,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小虎牙张扬地外露着。

尹昉盛了满满一碗骨头汤放到黄景瑜面前,“多吃点,这饺子现包的,速冻的不好吃,快提升一下你的品味。”然后他又转身去厨房拿了擦手的毛巾,“你刚刚是不是没洗手?别舔手指了,今天你都25岁了,不是5岁。”

黄景瑜接过毛巾,“不啊,我永远是尹老师的宝贝!我今年就是5岁!”

尹昉坐下来拿筷子夹了个饺子不由分说就塞进他的嘴里,“那5岁的鲸鱼小朋友请坐好,哥哥喂你吃饭。”

“啊!”

“你还真要我喂啊?”尹昉夹了一片鱼准备喂到他嘴边,又在半途兜了回来送进自己嘴里,“你想想就好。”

“说好寿星最大的呢?”黄景瑜敢怒不敢言,咬着下唇,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尹昉。

“……你再不快点吃生日都要过了。”尹昉假装没看见,“不然,今晚你别想进我房间。”

“!”

黄景瑜几乎风卷残云一般将今天的菜消灭的一干二净,虽然菜式多,但量却刚好掌握在半饱的状态,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摸着肚子,就像中年大叔。

尹昉踢了踢他的腿,“帮我收拾一下碗。”

黄景瑜起身去洗碗,尹昉却在冰箱里捣鼓着什么。

“我洗完了。”黄景瑜凑到尹昉身边,却被他挡住了视线。

“不能看!这是礼物!”

“我的礼物不是你吗?”黄景瑜锲而不舍地凑过去,尹昉下了狠手掐了掐他的脸,“别闹,等会就好,去洗澡吧一身汗臭的。”

黄景瑜被打发去洗澡了,尹昉将蛋糕从烤箱里拿出来,奶油从冰箱被搬出来,这个季节的草莓特别贵,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

草莓被切成两半,平整地放在海绵蛋糕上,然后抹上一层奶油,又盖上一层海绵蛋糕,重复方才的步骤。不一会儿,草莓蛋糕就成型了。

表层的裱花,尹昉选了星型花嘴,将外圈裱好,取出去蒂的草莓,草莓的尖头稍稍倾斜着摆放了一圈。最后尹昉用巧克力酱在中间写上“生日快乐”几个字。

他弯着眼睛笑的可爱,唇如酥齿如霜。

两条手臂不露声色地圈住他的腰,还带着热气和湿润的身体贴上来,发丝不时往下坠落水珠滴在尹昉的脖子上,惹得他一颤,差点把字写歪。

“怎么没吹头发?你去坐着等会儿我帮你吹头发。”尹昉将剩下的字写完,然后满意的看了看,放下工具转过身推了推粘在他身上的黄景瑜。

“啊,尹老师,拍照!”黄景瑜看着正准备拿刀切蛋糕的尹昉,连忙出声喊住他,“这可是尹老师第一年陪我过生日!”

黄景瑜捧着蛋糕站在阳台上,四周一片黑,只有一点微弱的烛光,润染得他刚毅的脸庞也柔和,两颗墨玉一样幽深的眼眸倒映了点点烛光,虎牙露出来,笑的率真。

尹昉也扬起微笑,掏出手机替他拍下来。

镜头下的黄景瑜成了照片的主要构成人。

或许不止,他应该是尹昉整个世界的主要构成人。

赶在十二月的开头,这张照片被传到微博上,转发,点赞和评论如潮水一般瞬间袭来。但手机已经被置之一旁,照片的主人和拍照的人正坐在桌前分享他们的草莓蛋糕。

“这张黑照拍的真好。”尹昉对这张照片很是满意。

“???”我的大宝宝你是不是对黑照有什么误解?

“四周都漆黑一片,只有你是唯一的光源。”尹昉放下手机望着他,好看的人只要笑上一笑就能让人缴械投降,黄景瑜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眉眼杀人。

“所以它是黑照。”尹昉很笃定的点点头。

好吧,你说的都对,好丈夫都是以夫人的言行为绝对宗旨。

尹昉坐在床上伸出手,耳根就像胭脂一样通红,眼底全是柔意和爱。

“那么,剩下的时间,就请黄先生享用我吧。”

悄然间,世界在你的温情中变了模样。

山色葱茏,原野清幽,炊烟袅袅,炉火正红。

你一伸手,就牵住了我的魂灵。

评论(27)
热度(216)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