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鸡写手

摩洛哥野人


我这样的人,温柔都是学来的,经不起考验,所以不要随便考验

爱粉不粉,脾气贼差,日常丧逼,负能大手


所有文章不要转载,不能转出lof

不知道算不算糖qwq(红圈不是重点qwq)

想想黄先生这半年来基本上都在拍戏,为数不多休息的时间还能找尹老师吃饭

主要是他们俩又不在同一个城市,这关系是得多好qwq


最可怕最甜的还是那句,他说的我都喜欢听。

今天又被他们俩甜死

评论(4)
热度(74)

© 洱-迷. | Powered by LOFTER